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又一个沙雕段子——au衍生

我发现我没别的能耐只能写些沙雕段子

私设朱一龙没有父母,小时候是被师傅收养的。
是召唤师,能召唤出各种各样的魔兽。

白宇是魔法家族的继子——唯一的儿子。
母亲早逝父亲还好但是是不是会有小病。
虽然平时只会给女孩子放粉色的爱心烟花但是关键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

对!这是一个魔法师白X召唤师龙(?的故事!
说不定会有正文(超小声bb
——————————————

双方家长会面了。
在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之后。

……
本来以为两个人会像婆家人和娘家人怼来怼去,没想到两位都很冷静。
嗯或许有两个人都是成熟的男人的原因。

但是他们发誓,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其乐融融的景象。
何况他们还要在旁边站着旁听。

当两个人听到双方父亲开始讨论他们小时候的事,两个人都很方张。

“哈哈,其实朱一龙这小子是我捡来的,当时我进深山修行,在离村落很近的一个山洞捡到了他。”

“能捡到一个这么天赋异禀的召唤师,你可真是有福气啊!”

“哪里,主要还是他刻苦练习。最开始我测试他,让他到树林里召唤出一只魔兽来,我以为他能召唤出山精或者木妖,结果你猜他召唤出了什么?”

朱一龙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师傅!”

“哈哈哈……哈……他召唤出了一只毛猴……哈哈哈哈哈……”

白宇没憋住噗呲笑出了声。

“然后他就以强♂人♂锁♂男的姿势抱在毛猴身上挂了二十分钟,在丛林里晃来晃去才驯服了它……哈哈哈哈哈……”

白宇忍不住插嘴,“毕竟是野人,难以驯服是正常的情况。”

朱一龙剜了他一眼,意思是再笑今天晚上你就等着睡沙发吧你。

白宇收了声,笑容却收不回去。
肩膀还一直在抖。

白宇他爸也开口了。

“我们家这小子也是,有一次我们帮人布置宴会,我叫他变一篮子装饰用的果篮,结果这小子……”

白宇的笑容逐渐变成了尴尬的笑容,“不是,这个,爸,这个就不用说了吧。”

“不行,我非常好奇你到底干了什么。”

朱一龙伸出了正义的小手阻拦白宇试图掩盖自己黑历史的动作。

“他……变出了一篮子芒果,还很风骚的每个上面都贴了一片玫瑰花瓣!”

朱一龙这次笑出了声。

“这不是随您吗……”白宇小声bb着,全然不顾生命危险。

白爸爸眼睛一瞪,“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今天晚上跟我回家,家法伺候!”

白宇立马苦了一张脸,“别呀,我还想跟我龙哥多待几天呢。”

“我白家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个不知羞耻的玩意儿!哪有结婚之前就跑到对方家里过夜的习俗!”

“又不是没过过夜……”

“你还顶嘴!”

后来白爸爸客客气气的跟朱一龙的师傅告了别,在门口的时候朱一龙叫住了他们。

白宇以为他要帮着自己求情,脸上开满了褶子花。

朱一龙一脸温柔的嘱咐白爸爸,“叔叔,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能使多大劲使多大劲,您放心打,我不心疼。”

“那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白宇脸上的褶子花谢了。

“不是,等……龙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朱一龙微笑着对他挥了挥手,一字一句的说,“最好把他打的三天都下不来床。”

那一天,白宇终于回想起了自己把他生生做到在床上躺了三天他幽怨的眼神。

白宇是被提溜着耳朵出的朱一龙家门。

————————————————
还有一小点

“龙哥,你把毛猴变一个我看看呗。”

“不行。”

“求求你……求求你好哥哥……就让我看一眼……我保证不笑……”

朱一龙被他磨的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他,“那你绝对不许笑。”

“好,我发誓。”

事实证明白宇的誓言一文不值。

地上的魔法阵消失,白烟散去之后,白宇在他第一眼看到毛猴的时候就没良心没节操的笑趴在了地上。

等他终于笑够了,他擦擦眼泪,补充了一句,“龙哥这个毛猴怎么那么像你哈哈哈哈哈哈。”

朱一龙气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哪里像我!”

“不是,你看啊,”白宇在他眼前做了一个视觉屏障,往上面一层一层加东西。“先把他变白,头发染黑,扎一个小揪揪……”

“我不扎小啾啾!”

“但是他头发长啊,然后换一套你的衣服……”

两个人看着几分钟前还是毛猴的生物沉默了。

“龙哥,你真的没有一个叫毛猴的亲戚吗?”

本来应该底气很足的回答他的朱一龙现在底气也不是那么足了,“应该……没有吧……?”

毕竟这个“毛猴”经过他们的打扮,除了瘦一点跟朱一龙长的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所以结论就是……龙哥是毛猴……!”

“你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那你自己看他,我们用事实说话~”

“那你也把你的芒果变一个我看看。”

“简单~”白宇得瑟的变了一篮子芒果出来,但是这次上面没有玫瑰花瓣了。

朱一龙拿起一个芒果仔细的看了看。

白宇还沉浸在自己的胜利里,“你看,你能看出什么名堂?哼~”

“我发现,这个芒果特别像你的脸。”

“个例而已,不足为惧。”

朱一龙又拿起了一个芒果。

“这个也跟你很像。”

“你不会是没招了才这么说的吧?”

“不是,你自己想一个办法拍一下你的侧脸。”

“我为什么要打自己!”

“不是那个拍……”

“嗯?哦哦……”

眼看着朱一龙用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他,白宇为了掩饰尴尬立马拍了一张自己认为完美的侧脸。

嗯……白宇的……直男视角……你们都懂得。

这就导致朱一龙在把芒果和白宇的脸对比的时候的完美重合。

两个人再次沉默了。

“我竟然没看出你是一个……芒果精……”

“你能不能少说点话……毛猴怪……”

“芒果精!”

“毛猴怪!”

两个喝茶的老年人听到他们的吵架严重怀疑是不是应该把他们送到幼儿园住两天。

或许那里更适合他们。

两个老人放下了茶,通过眼神达成了一致。

为了沙雕而沙雕

根据某些文里写的白宇叫朱一龙哥哥时千回百转想出的脑洞

人物崩的超级厉害

正文没有我废话得多



————————————————————————


一句哥哥,硬生生被他转了七八个弯,娇媚婉转之意尽在其中。

朱一龙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你是唱戏的吗你。”

“啊疼。”

七宗罪——嫉妒[下]

拖了一个月的我终于出来更文了。

话不多说黑化OOC你考虑好了再进来

死了好几个人齐木他爸,齐木他哥,可能以后还会死人

前文点头像

别打我,别喷我,别叫我太太(谁会叫

以上

————————————分割线——————————

齐木空助很好心情的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手术台上是被开膛破肚奄奄一息的海藤。

“海藤君?”

海藤说不出话只能翻给他个白眼。

“别这样啊。”

齐木空助笑了起来,好像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

然后他的面容猛地扭曲,用戴着塑料手套的一只手狠狠打在几近空荡的腹腔。

“我可舍不得让你死。”

他又笑了起来,用沾满鲜血的手轻抚上海藤的脸庞,“别太让我失望啊。”

 

另一边,齐木楠雄已经查到了是齐木空助搞的鬼,所以一下课就瞬移到了英国。

“那家伙……会在哪里?”

找遍了四处无果的齐木楠雄只得摘下控制器。“……?!”

查不到……

恐怕那家伙特地针对我做了隔离。

齐木不太抱希望的掏了掏身上。

翻出来一只手机。

但愿那家伙不会有电磁波的隔离。

齐木翻找着,果然找到了自己很久以前就编写在手机里的追踪程序。

找到了。

在某军事基地里……?

再次瞬移的齐木突然心里有了很不好的感觉。

漆黑一片,他什么都看不见。

用了超能力也是一样。

突然从哪里传来一阵掌声。

齐木下意识的向那里攻击,却没有收到意料之中的效果。

那人反而笑起来。

齐木一听见他的笑声心里就烦。

“我的好弟弟。”

“滚。”

“别那么无情嘛,猜猜你的小海藤现在在哪里怎么样?”

“你把他怎么样了?”

“唔?”

齐木楠雄的语气并没有齐木空助想象的愤怒和惊慌。

“也无所谓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不管你有没有对他下手,你都要死。”

“啊呀呀,我好害怕啊。可是你现在能看的见我吗?你又能做什么呢?说话可是谁都会的事情哦。”

“那你现在还动的了吗?”

齐木空助一惊,试图走开但是脚像生了根一样牢牢地在地上粘着。

“真高明啊,弟弟。”

齐木空助解除了视觉干扰装置。

实验室里的灯光打过来,让他一时有点不适应。

“海藤呢?”

“你是不是应该先把我放开?”

“我可什么都没做。”

齐木空助抬了抬脚,果然恢复到行动自如的状态,他无声的笑了笑,手往某一方向一指。

“请吧。”

齐木楠雄瞥了他一眼,把紧闭的大门直接扯开扔掉,大步跨入。

门内的景象让他沉默。

海藤身上全是血,腹腔已经空了,头颅也被打开,大脑不知道哪里去了。

齐木空助倚在门框上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但是齐木楠雄居然笑了。

“看来你这个蠢哥哥有时候还是挺有用的吗。”

“什……什么意思……”

事情完全向着齐木空助意料之外发展。

伟大的天才科学家第一次感到惊慌。

“你既然这么对他,那你也这么死好了。”

“你下得去手吗?”

“我当然不会那么做了,我亲爱的哥哥。”

齐木楠雄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齐木空助试探着把手搭上去,等待着救赎。

下一秒,齐木楠雄的手抚在了齐木空助的脖颈上。

五指渐渐收紧,齐木空助倒是一点都没有挣扎,只是不停的问着问题。

“为什么……不能是我……”

“嗯……因为你太无趣了啊。”

齐木空助的眼睛已经完全被蒙蔽了,求生的本能使他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齐木楠雄突然松力,齐木空助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对不起呀,哥哥。”

“咳咳……没事……”

“说好了他怎么死你就怎么死,是我忘了真是抱歉。”

然后齐木空助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好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划开,鲜血和内脏倾涌而下,剧痛在一瞬间席卷了他,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就变得模糊起来。

“大脑就先给你留着,你还要好好感受一下疼痛呢。”

齐木楠雄抱起海藤,时空回溯让海藤又变回了完好的模样。

齐木空助气若游丝,却惊惧的张大了双眼。

“你不是……今天……已经用过了……”

齐木楠雄嘲笑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这么久我和你一样没有长进吗?”

嫉妒的藤蔓长出了尖刺,刺破了他的心脏,把它塞的满满当当。

齐木空助无声的笑了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按下了衣兜里的按钮。

爆炸阻拦着齐木楠雄与大门的一步之遥。

齐木楠雄简直要开始佩服起他的好兄弟来。

瞬移虽然有了改进但是仍然还有半个小时才可以再次使用,直接把海藤用念力移走的话又不知道路在哪里,控制冰的能力条件不够周围没有足够的水和水蒸气。

齐木空助好像是早就想好了情况会变成这样,每一面墙上都埋了满满的炸弹。

这就使得齐木楠雄不得不抱着海藤飞在半空中。

还要想想他如果这个时候醒过来他要怎么解释。

等价交换太麻烦……能量释放说不定整个实验室都会消失他还要解释太麻烦不考虑……变小只对他自己起作用而且缓冲时间太长……时间穿梭搞不好会产生蝴蝶效应……

只能用隔空取物了。

把爸爸换过来。

先用千里眼看一下……在公司审核稿件。

然后用传心术告诉他去厕所老实呆着。

[诶?楠雄?]

[少废话去厕所呆着。]

[可是我还有工作要忙……]

[3.]

[好了好了我去就是啦!一点人性都没有……]

确认他进入厕所把门锁好之后齐木便把海藤换了过去。

“你干什么……?!”

“为了救人。”

“那你就把我……!这里是哪?地上那是什么黑糊糊的一坨?”

“齐木空助。”

“哦是小助啊……”

“……”

“等等……你在开玩笑吧?那可是你的亲哥哥啊。”

“您也是我的亲爸爸呢。”

说完,齐木楠雄一扬,两个人并排死在了一起。

“算是圆了你的愿。”

瞬移的时间差不多了,齐木楠雄便一同跟到了厕所里。

门外有人砰砰砰的敲门,“里面的快一点!”

齐木楠雄没法隐身,只能在开门的一瞬间催眠那人。

“哦,是你啊。”

“嗯。”

齐木楠雄懒得跟他废话,转头就走了。

“?今天齐木怎么回事这么冷淡?”

齐木把海藤送回了家。

开门就是海藤差点要报警的妈妈。

“怎么回事!你带他出去鬼混了吗!我就说不应该让他接近你他还不听!以后不要和我们家小瞬来往了!”

“学校临时决定的春游没有告诉家长,而且一直是他来找我并不是我缠着他麻烦您清楚这一点。”

“你……”

“最后,麻烦您照顾好他,如果他有什么闪失……”

“你是在威胁我?”

“您大可以尝试一下。告辞。”

齐木妈妈报了警,警方看到回来的齐木楠雄以为没事了正要回去,被拦住了。

“顺便找一下我哥哥和爸爸吧。”

“小楠?你爸爸和哥哥……?”

“抱歉,我找不到他们。”

“怎么会……”

“我先回屋了。”

剩下的由警察来办。

不过他们肯定找不到就是了。

嫉妒的人,终生将被绿色蒙蔽着双眼。

 

______END______

 

最后一句是因为国外管嫉妒别人的人叫绿眼睛。

七宗罪应该还有一个原罪就完结了,然后我就要退坑了。

我都要走了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点评论和取关?

这两天我都没更新还有人在关注我让我孩怕(

就,挺感谢你们的喜欢的。

以后肯定会再见的。

我都不想再看一遍就只打cptag好了

「宇龙」段子——吻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鬼东西
私设有:朱老师因为要拍古装戏所以干脆留了长发
能接受的你也慎入一下
进了这个tag的应该都是能吃rps的吧我是不是就不用强调了

——————分割线——————
唔?你头发长长了不少嘛,这样看来,确实是有几分那人物的风范了嘛。

白宇笑嘻嘻的调笑着,伸手去摸起那乌黑柔软的发丝来。

莫要打趣我。

朱一龙抬眼看他,话里虽有几分严肃的意味,面上眼底却皆是清清浅浅的笑意。
白宇并不理会他的嗔语,径自把玩起一缕青丝,掬到面前细嗅几下。

真好闻。

是清冽的檀香。
朱一龙薄唇微抿,白皙的脸上晕染了几分绯色,他不轻不重的打掉白宇的手,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白宇。

我在。

白宇听着面前自己心尖尖上的人叫自己的名字,只觉得他现在要化成了一摊水。
他向前凑近一步,意欲明显。
朱一龙闭上眼睛,沉默应允。
白宇看他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心中不免情动。
于是他捧起朱一龙的脸,也闭上眼睛,在他心心念念的那张唇上烙下一个吻。
他们交换着呼吸。
他们交换着体温。
他们交换着爱意。
没有谁再更进一步,只是保持着这种轻微的接触。
良久,朱一龙首先退开。
白宇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跌进了一汪清澈的湖水。
而他决定再也不要出来。

白宇把头搁在朱一龙的颈窝里,双手紧紧的搂着他。

你就一直留长发怎么样?

这个……恐怕不行。

朱一龙听见那人有点遗憾的叹气,抬手揉了揉白宇的头发。

不过,你要是喜欢。
我可以剪一绺下来送给你。

如此甚好。

白宇闷闷的笑了,像是偷吃到糖果的小孩子。

如此甚好。

听见熊孩纸玩的游戏激情脑洞出来的段子

小学生文笔加OOC
谨慎阅读!

最近某家公司出了某个app。
操作模式就像那个会说话的汤姆猫一样,只要你说
话,里面的人就会重复你说过的话。
不过人物换成了各大明星而已。
很巧的是,里面包括白宇。
朱一龙被人推荐了这个应用。
于是他对着剧组里的人员笑着指着白宇说他好蠢。
收工后回到宾馆。
他打开那个应用执着地近乎倔强的一遍一遍的重复一句话。
“我爱你。”
朱一龙觉得自己滑稽又可笑。
白色的床单被濡湿一片。

——————我求求你们有没有哪个好心人教教我怎么加粗加黑字体加划线调字号调间隔!!!!!!!!!!ball ball you!please!

七宗罪——色欲

这个排版您们将就一下。
因为我很懒。
今天依然也没能学会字体加黑加粗加下划线。
我知道我欠了很多债。
不想还。
你问我嫉妒下?
不存在的,那种东西。
我已经彻底坏掉了。
时间线大概就在嫉妒之后吧。
越写越短。
OOC可以说是非常严重了。
我自己觉得挺雷的。
没有要说的了而且这真的不是凑字数。

………………分割线………………

找不到女朋友的鸟束最近决定好好的放松一下。

简而言之换个性向。

于是海藤成了不二人选。

当鸟束看见他精致的锁骨和露出的一小截白皙的小臂,眼睛转了一转,面上仍是流里流气的笑容,神情却势在必得。

他突然抓住海藤的胳膊,看着少年慌张有有点茫然的表情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呐呐,海藤君。”

海藤一边小小的挣扎想要把手抽出来,然而鸟束不为所动,他只好放弃挣扎。

“有什么事吗?”

“放学之后跟我一起去玩吧?”

“这个……我晚上还有功课……”

“别那么拘谨嘛,偶尔放松一下也很好啊。”

“那……好吧……”

齐木同学这个时候在哪里呢?

在厕所。

还非常不巧的带了锗戒指。

于是没能第一时间听到他们在密谋的事情。

因此当放学之后,他找不到海藤了。

「没有……哪都没有……」

齐木在找最后一个地方没有的时候,阴沉着脸炸了公园又给复原好了。

因为鸟束带他来到了酒吧。

还是gay吧。

昏暗的角落里,依稀可见几对拥吻在一起的男子。

海藤很慌。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

鸟束一把勾住他,故作热情,“来都来了,不好好玩玩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啊……哈。”

“一杯马天尼。”

鸟束敲敲桌子,递过一个眼神。

服务员会意,调完酒之后又加了一小片白色药片,
摇摇晃晃落到杯底,咕嘟咕嘟冒出几个气泡。

“这个……我不太会喝酒……”

“没关系,度数不高的,就像饮料一样,尝尝吧。”

“好的……”

海藤拿起来抿了一口,小小的露出惊喜的表情。

“好喝!”
“是吧。”
“谢谢你。”
“谢我什么?”
“带我来这里玩。”
“你要是真想谢我的话……”
“?”
“就用身体来还债吧。”
“!”
海藤这才感觉到不对劲,身体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身体也很热。
“你做了……什么?”
鸟束满意的看着双颊红扑扑的男孩惊慌的表情,笑着揉揉了他的头发,凑到他耳边说,“很难受吧?”
回答他的只有微微急促的喘息。
他把男孩公主抱起来,冲老板抱歉的笑笑,上了二楼的包间。
同一时刻,齐木探测到了海藤的位置。
踹开大门,不理会老板惊慌的劝阻,径直上了二楼。
在打开门之前,有人拦住了他。
“抱歉,这里已经有客人了。”
齐木转过头来,眼神晦暗不明。
“滚。”
那人被他的表情震的一惊,还是强装镇定继续阻拦他,“对不起,这是规定。”
“哦……规定是吗?”
以为他会好好听进去自己说的话,松了一口气,“对,所以……”
“所以你应该去死了。”
“什……”
不可置信的表情永远定格在脸上。
齐木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直接把门扯下来丢出去。
屋里,鸟束正欲对海藤行不轨之事。
“啊呀齐木师傅,有失远迎啊。”
齐木抬起手掌心正对着鸟束,“现在从他身上滚下来,你还能活。”
“好大的脾气呀~”鸟束当着齐木的面又在海藤的脸上亲了一口,“那这样呢?”
“哈。”
“哈哈哈哈,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的。”
“你找死。”
被人掐到半空中,又猛地甩到地上。
齐木脱下外套盖在海藤身上,一把抱起。
瘫坐在地上的鸟束突然吃吃的笑起来。
“别告诉我你不想这么对他。”
“很好。你已经成功的惹怒我了。”
“师父你是不知道啊……每天活在欲望里的感觉。”
“……”
“犹如附骨之疽,一点点吞噬掉你的精神和身体。”
齐木看他的眼神里多了一分怜悯,轻轻的说,“我知道。”
“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啊……”
“我也是。”
“那……我们两个一起玩怎么样?”
“……不好。”
齐木收起了那一丝怜悯,“但我可以赐予你无上的快乐。”
“无上的……快乐?”
“解脱。”
齐木用念力关上门。
门内,鲜血四溅,尸骨无存。

呐呐,我听说,
痴迷于色欲的人,最后会沉溺于欲海不能自拔。

七宗罪——嫉妒〔上〕

⭐️好久不见我又回来浪了
⭐️之前因为中考的原因没能更新非常抱歉
⭐️还有人一直支持我真的很感动
⭐️回报新老顾客随便点梗不要客气
⭐️我仍旧废话很多
⭐️大概三天一更……大概
⭐️感觉自己写得不太好,磕磕绊绊的,有什么意见或建议都可以跟我说,还有看不懂的可以问我,下次也会尽力改正
⭐️先放一半吊个胃口
⭐️人设崩的挺厉害的其实
⭐️不会虐……应该
⭐️最后一句。
你们大家都是天使。
————分割线————
齐木空助最近在做一个研究。
为此他甚至把能卖的东西全都卖了只为了买研究所需的仪器。
而且大部分不是自己组装就是从黑市买来的。
因为资源很宝贵,因此凡是与他竞争的人都被他暗地里除掉了。
表面上他还是那个和善聪明的硕士。
没有人知道他在黑暗中的模样。
……
也许没人想知道。
但,因为需要实验体,一些实验无法正常进行。
他不得不开始找帮手。
他对外宣布自己最近在做一个很有趣的小实验,但是需要帮手。想巴结他的人自然是趋之若鹜。
经过层层挑选,一些人被留了下来。
齐木空助把他们带到实验室,说明了一切情况。
有人对他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
有人大骂他是个疯子。
齐木空助脸上仍是和善的笑容。
“抱歉啦,诸位。”
“但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吧?这个实验有一点点不太寻常。”
身后的铬合金大门无声的被关上。
“所以,还请你们好好的配合我。”
“诸位都是一流的人才呢,不希望自己在这种地方被当成小白鼠,你们说是吧?”
“当然,当然,如果我们的实验成功了,各位也不是一无所获。”
“大量的钱财会被转到你们的电子账户,崇高的赞誉将会被你们接受,这难道不是你们梦寐以求的吗?”
人们面面相觑,内心都有点动摇。
齐木空助又抛出一根橄榄枝,“如果各位配合我将实验做成功了,说不定会得到诺贝尔奖呢。”
先给鞭子,后给糖果。
据说这是训练狗的一个好办法。
现在看来,对人不也是一样适用么。
齐木空助的嘴角又向上扬了扬。
“那么,还有人想说些什么吗?”
人们商议了一会,大部分人决定留下。
但是仍有一些老成的人并不支持他的决定。
他们摇摇头,很抱歉的说:“对不起,这个实验我们无法帮忙。我们决定离开并向你发誓绝对不会泄露这里的任何秘密。能让我们离开吗?”
“啊呀……这个……”
齐木空助看起来有些为难。那些人们紧张起来。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答应我一定要保密哦。”
“这是自然,一定一定。”
“那就太好啦,Bg7482号,带他们出去吧。”
“好的,主人。”
清冷的机械女音响起,一个表情淡漠的女人从黑暗中现身。
[什么时候在那里的……完全感觉不到。]
[这是人类吗……感觉像智能机器人啊。]
“好了,诸位,开始干活吧。”
“好的……不过那是智能机器人吗?”
“是的……不过她现在还不具备情况感情应对的能力,我还在改进,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不是么。”
“嗯……嗯。”
数个月后。
实验非常顺利。
“实验体”也非常配合。
而且由于他们的大脑比一般人的脑回更深,脑沟更浅,更窄,对实验具有非常大的的帮助。
助手们看到那些大脑立马噤若寒蝉。
从此再也不敢有出逃的念头。
所以即使现在还处于开发阶段,实验也可以看得出已经初具规模了。
一天,一个助手有点紧张的向齐木空助报告:“博士……有人在和我们竞争一样非常稀缺的资源。”
“像以前那样处理掉不就好了吗,这点小事何必来麻烦我。”
“可是……以往那样解决不掉啊。”
“哦?怎么回事?”
“给予对方高价的资金他们也不接受,武力恐吓也对他们没有用,我是真的去看了,也真真切切的拿炮弹轰炸他们了,但是对方的基地……”
“毫发无伤?”
“对。”
“这可有意思了……”
“对方只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数据包,但是是加密的,我们的这些脑科学神经专家也是无能为力啊……”
“没关系,我有办法。一会把数据包传给我,我一会破解。”
“诶?诶?”
“不用那么惊讶,忘了我是IQ高达218的天才了吗。”
“啊……是。那么我们继续去采样了。”
“嗯嗯,要加油啊。”
和善的科学家面带着和善的笑容回到了自己专属的办公室。
然后他打开电脑开始破解密码。
在突破了21道防火墙之后,屏幕上闪烁的的四个大字刺伤了他的眼睛。
[齐木楠雄]
只有这一句简短的信息。
齐木空助的神经一下子放松,甚至还有点兴奋。
“啊哈……小楠……”
然后脸上又挂起了一个虚假的笑容。
“但是抱歉……哥哥这次……是绝对不能退让的。”
当天下午齐木空助就坐最早的航班回了日本。
“我回来了,妈妈。”
“阿拉,空空怎么回来啦,妈妈今天不想做晚饭了,如果你还没吃的话我们可以出去吃哦。”
“不用了妈妈,我这次只是来找雄楠问些事情,问完了就走了。”
“好吧……你要注意休息啊,你看起来好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样子呢。”
“我会的。”
“今天要不然就在这里休息吧?不想和妈妈来聊聊天吗?”
“真的抱歉,妈妈。那边的实验正处于紧要关头呢,而且我还有一大堆的论文要写,所以我们下次再说吧?”
“嗯嗯,不要太过勉强自己哦。”
“当然。”
空助推开齐木的房间,看见齐木正在安慰在他怀里抽抽搭搭的蓝毛小子。
「我记得……是叫海藤吧?」
空助从来没有想到自家平时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弟弟居然也会安慰人。
嫉妒如野草般的疯长。
“啊呀。”
海藤听见这句话,从齐木怀中抬起头来,看见空助正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他立马涨红了脸,想要从齐木怀里挣脱出来。
然而齐木把手收得更紧了,海藤的抵抗对于他犹如蚍蜉撼大树。
他低下头,轻声对海藤说:“没关系,没有人会嘲笑你的。朋友去世了,你当然很伤心。这是正常的表现,不必为此感到羞愧。”
“嗯……”
空助终于看不下去,插了一句嘴,“弟弟,我有话要跟你说。”
“就在这里说。”
“可是……”
“海藤不是外人。”
“你确定要我在这里告诉他你在做些什么研究吗?”
“……海藤,先出去一下。”
“好的……我要不然直接回家吧?”
“我送你。”
“不用了,你们不是有要紧的事情要谈吗?”
“抱歉。”
“没关系的。下次再一起玩吧?”
“好。”
房间的门被咔哒一声关上。
齐木楠雄立马冷下脸,不耐地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听到研究就有那么大的反应了,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齐木楠雄皱起眉头,双手环胸,“那你想怎样。”
“把那个新型的纳米材料给我。”
“不行。”齐木楠雄一口回绝,没得商量的语气。
“弟弟……你只是想要变得平凡吧?那你根本用不着这些东西啊,不是吗?把它给我,我说不定还可以造福一下人类嘛。”
“这是我答应了的事,不能反悔。”
“谁……别人也在向你索求这些东西吗?”
笑容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我欠他一个人情。”
“多大的人情?”
“一条人命。”
“……我也可以……”
“不需要。”
“为什么?”
“……”
齐木楠雄沉默着没有开口。
“你倒是说啊!”空助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神色间满是不甘,而后又突然笑起来,“啊,不会是那个蓝毛小子吧?”
“什么?”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吧?”
“与你何干。”
“真是丑陋啊,弟弟。为了他你竟然这么不择手段?我还是真是没想到我的弟弟竟然是个……”
“惹怒我,你知道后果。”
齐木楠雄露出了一个几近狰狞的笑容。
“啊呀,那还真是可怕。我最后再确认一遍,你是确定不给我了是吗?”
“对。”
“……后会有期,弟弟。”
“无期,不送。”
「你会后悔的……」
「一定会后悔。」
齐木空助下楼,跟妈妈告别,然后坐飞机回到英国。
助手看见风尘仆仆的空助,急急忙忙的走过来想要帮他脱下衣服整理,却看见他摆了摆手离开。
临走之前他问助手,“二十一号实验体今天状态怎么样?”
“啊……这个……记忆还是不太稳定,智力也有时会忽高忽低,另外我们的克隆体寿命不太长,这个也快要到期了……”
“知道了,我还要去开会,剩下的回来再说。”
“是。”
会议厅里。
“空助!你现在的实验成果什么时候能投入市场!已经整整两年了啊!”
“这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问题哦。”齐木空助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仍然和善的笑容还挂在脸上。“说起来,最近的那个新型纳米材料……”
“……我们帮你就是!但是……”
“如果做不好的话就杀掉我?”
“……哼,还挺有自知之明。”
“那么会议到这里就结束吧,已经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齐木空助拿起衣服,转身走人。
后面传来拍桌子和愤怒的咆哮的声音。
他回到很久没有去过的监控室,打算好好的看一下他亲爱的弟弟最近正在干什么,然而显示屏上的画面让他怔了一怔。
那边已是深夜,那个蓝毛的小子正躺在齐木楠雄的床上,而齐木楠雄。
正在俯身吻他。
他想,齐木楠雄是知道自己在看的。
要不然他怎么会回头冲他勾勾唇角露出一个毫无感情的笑容呢。
杂乱的思绪在肆虐着他的心脏。
「那个废物……那个他能想碾死一只虫子那样轻而易举的蠢货……凭什么能得到弟弟的喜爱……这不公平……凭什么……明明我比他更优秀……我比他更爱着弟弟……」
「他凭什么!!!」
「我要……我要……」
『杀了他。』
这个想法一旦出现,就再也无法从脑海里抹去。
「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一定是你勾引弟弟……他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嫉妒的藤蔓从地面上长出,将他拉入泥沼,爬上他的心脏,紧紧缠住他,刺破了他的皮肤,蒙蔽了他的双眼。
他拿起电话,叫来助手。
“喂,把那个叫做海藤的小子给我抓来,他会对我们的实验很有用的。”
“是……可是他只是个普通人啊?”
“快.去.”
“是。”
两天后,完好的海藤瞬被带到齐木空助面前。
“啊!你不是那个……!”
“介绍一下,我是齐木楠雄的哥哥,齐木空助。”
“您好!我是海藤瞬,请多指教!”
“这是自然。”
在以后的日子,我一定会好好“指教”你的。
和善的科学家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同人文的真相

句句戳心(;_;)

某乔桔:

幸子:



虽然拥有绑定画手,但是…果然还是想自己画,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是深有体会的…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两年的




润·山:







是我本人








老坛酸臭袜:















苦涩(ಥ_ಥ)
















抄袭狗不出结果不改名:































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啊!
































Rebels:































































是了
































































Fafnir:































































































































对,现在处于瓶颈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七宗罪——只有一段话的番外

燃堂粉丝退散退散退散!
因为不知道这段插在哪里好于是直接当成番外吧。
——正文——
呦,矮子,去吃拉面吧。
燃堂像平时那样大大咧咧的圈住海藤,仍然扯着没新意的话题。
齐木看见燃堂搭在海藤肩膀上的手,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看在他是个傻子的份上,只废掉一只手好了。
——非常非常短——
你们不要打我我这周真的已经非常努力的产出了
「委屈巴巴」
离中考就剩五十来天了,要不要退个网呢~
看你们的表现哦~
然后!我的!五粉点梗!都没有人理得吗!
你们这么欺负我我就……我就……
……
欺负欺负吧不掉粉就行「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