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齐海除了点梗基本不会自己更新

「沙雕对话体」关于丘比特在现代的用具

(抬头)

“啊。”

“啊。”

“丘……丘比特?!!!”

“嗯?你能看见我?”

“不这个不是重点……丘比特……不是应该用剑的吗?!”

“时代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啊。弓箭效率低又成本高还浪费资源,枪炮才是最好的选择啊。”

“不是……98k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这有什么?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还用过加特林呢。”

[人类有这样的爱情之神真的没问题吗……]

“那你知道月老用的是什么吗?”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上次见他好像用的是红绳诶。”

“那你问一问?”

“麻烦。”

“二十支冰激凌。”

“成交。”

「拨打电话后」

“怎么样?”

“你们东方……现在都这么重口味的了吗?”

“???”

“他说……用的是铁链……”

“?!这么刺激?!”

“还是绑在脖子上的……”

“西方不应该更加开放吗你怎么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我顶多把人打成筛子……你们直接在大街上玩SM……雾草想想就很刺激……”

“?!你怎么这么龌龊!”


引诱「算是车」

我敲刚发就被屏了

石墨 私发

bgm—lovit

也是灵感来源

务必配合音乐食用!不然效果会打折扣!

「齐海」黑白音调番外

小提琴家齐木 钢琴家海藤

手上的皮肉又一次绽裂开来,鲜血染红了整条白纱布。

欸……小心美不知道吗?齐木已经成了一个优秀的小提琴家了哦。

啊……他那个气质确实也很适合当小提琴家呢,冰冷又禁欲,肯定会吸引不少小女生吧。

确实是,不过我听说海藤也会去呢。

这样的话,当年的小团体就齐了呢。

嗯嗯。

海藤也会看这种表演的吗?

不……他是演出者。

演……演出者!?看来我与世隔绝太久了啊。

也是哦,自从高中分别后就没怎么再看见你了。你那几年干嘛去了啊?

这个……一会再说吧。

我也是挺惊讶的,海藤那个明明挺中二还柔弱的人居然跑去弹钢琴了……

钢琴家啊……噗噗,感觉完全不搭的样子。

看看再说啦。小心美,这次回来就不要再走了,陪我好好玩两天吧?

好,听你的。

他从他的眼里看到的,是漫天星河。

那片光华从天空倾泻而下,开出绚烂的花。

美妙的声音洒满了礼堂的每个角落。

每个人都沉醉在这悠扬婉转又稍带颓靡的音乐中。

小提琴和钢琴相辅相成,彼此独立一体又密不可分。

他看着已经全部染红的绷带呆呆的发愣,想起高中的时候自己也是像这样在手上缠上一圈圈红色的布条,努力做出一副很酷的样子。

可惜,那样的时光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那个人也是。鲜红得血液滴在黑白的琴键上,三色交织辉映,奇异又瑰丽。指尖轻触在黑白琴键上,手指是白皙的修长。

风吹过,吹起他的神采飞扬。

太阳照着,闪耀了他的光芒万丈。

两个人全程都是火热而冰凉的。

但谁都没有办法再唤醒自己的理智了。

于是不停的沉沦。

沉沦在彼此中。他蹲下去捡起玻璃碎片,却被不小心划破了手。

“嘶……好痛。”

海藤虽然这么说着,却依旧在任凭着血液流淌。

他舔了舔手指,铁锈味弥漫着整个口腔。

他突然觉得,这样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于是捡起一块较大的玻璃,颤抖着凑近了动脉血管。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划上去,只是在手臂浅浅的划开一条口子。

“好痛。”

但是,疼痛的感觉真好啊。

真好啊。

真好啊。

他不停的割着,直到手臂变得破破烂烂,直到手臂变得鲜血淋漓。

“……哈。”

齐木只是治好了他手上的伤疤,但他心里的伤疤还在。

但是他想,跟齐木在一起,也许都会痊愈的吧。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人们先是久久的沉默,而后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齐海]相性一百问(后篇)

鉴于后五十问几乎都与H有关,齐木看完所有题目后决定强制性隔离海藤,全部由自己回答。

那么开始。

——————————————————————————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齐木:攻方。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齐木:因为他根本攻不起来吧。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齐木:嗯,现在就已经很幸福了。

54 初次H的地点?

齐木:我创造出的异次元空间里,为了不被人打扰。

55 当时的感觉?

齐木:他终于完完整整的属于我了。

不会再是我渴望但不敢触碰的存在。

同时我也知道他也是全心全意的爱着我的。

所以,就这样。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齐木:[想起什么轻轻的笑起来]很羞涩,但只是象征性的抗拒了几下就顺从了。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齐木:早安,还有,我爱你。

58 每星期H的次数? 

齐木:一两次吧。主要是怕他受不住。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齐木:一天七次。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齐木:????还要有什么样的???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齐木:你觉得我有可能告诉你吗。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齐木:想都别想。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齐木:可爱到爆炸。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齐木:喜欢,但同时也很享受两个人安静的待在一起的时候。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齐木:就,异次元空间。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齐木:没什么特别的喜好。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齐木:都有,冲澡的时候也有。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齐木:没有。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是不可以随便信的。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齐木:没有。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齐木:强烈反对。那种人渣不配活着。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齐木:时间回溯后对暴徒做一点什么。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那是什么的。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齐木:我不会,但是他会。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齐木:杀掉。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齐木:熟能生巧吧。

75 那麽对方呢 

齐木:他……没什么长进,不过我会努力调教的。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齐木:我希望他说不出话。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齐木:所有。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齐木:绝对不可以。绝对。

79您对SM有兴趣吗?

齐木:有,但是我不想伤害他。一点都不行。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齐木:[神秘莫测的微笑]mind control。

81 您对强~奸怎麽看?

齐木:能干出这种事的都是人渣。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齐木:我相信双方都很愉悦也很享受。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齐木:没有,我会保护好我们两个的隐私的。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齐木:他自己不觉得,但我觉得他几乎每时每刻……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齐木:普通的表情。不能让他看出端倪。

86 攻方有过强 ~暴的行为吗? 

齐木:没有。怎么总问这些问题。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齐木:都说了没有了。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齐木:海藤。他可以满足我的所有需求。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齐木:嗯哈。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齐木:……嗯……超能力算吗。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齐木:异次元空间啊。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齐木: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齐木:是他的话,哪里都喜欢。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齐木:嘴唇和头发。嗯喉结锁骨再往下……嗯。全部吧。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齐木: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喜欢紧紧抱住我。

大概是没有安全感?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齐木:当然是满脑子都是他吧。

97 一晚H的次数是?

齐木:以他的情况而定。

最多的一次……嗯……四次吧。

我还可以,但他不行了。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齐木:他那个时候基本都动不了了,所以我们两个的衣服都是我脱。

99 对您而言H是? 

齐木:促进情感的一种有效办法。

100没有

 @白起 


[齐海]齐海相性100问(中篇)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齐木:小傻子喜欢什么样的就准备什么样的。

海藤:不管怎么说,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再干主动送上门这种愚蠢的事情了。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齐木:理所当然的是我吧?

海藤:我为什么不行先告白?

齐木:好,那你现在告白一个给我看。

海藤:咳咳,齐木,嗯……我……

[海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齐木:所以说告白这种事情只能由我来才行啊。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齐木:我将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远爱你。

海藤:嗯……像对三月落下樱花,四月春风拂过,五月升起来的气温和六月的海水一样所有美好事物的感情一样吧。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齐木:废话。

海藤:嗯……当然啊。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海藤:他什么都不用说,站在那里很执拗的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根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齐木:低着头整个人软软一团拉着我的衣角声音也有点胆怯的样子说:齐木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QAQ。

海藤:我不记得自己说过那样的话!

齐木:没有关系,你不记得我记得。

海藤:忘掉!我不要想起来这么羞耻的画面!

齐木:回去再让你重新想起来就好了。

海藤:不不不别别别我错了。

齐木:你看。

海藤:???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海藤:嗯……毕竟齐木是这么优秀的人呢,有更好的选择我也不会拦着他啊。

齐木:我不会的。

海藤:知道啦。

齐木:我不觉得小傻子会变心。就算变心了,我也可以按照七宗罪里面写的那样做。

海藤:那是什么?

齐木:不要在意细节问题。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海藤:那还能怎么办……

齐木:答案见上一问。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齐木:把他强行拽到约会地点。

海藤:等着,但是他到现在为止一次也没有迟到过。

齐木:[骄傲]

34.被吃掉了。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齐木:不太想让你知道。

海藤:[脸红]这个……很……很多啊。

齐木:比如?

海藤:……!你不要又耍流氓!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海藤:摸我头发……?

齐木:我没打算这么文艺,但是……

就像那天阳光很好,空气里有樱花香,他穿着熟悉的校服正好转过头来对我笑,柔软的发丝在暖风里飘摇。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海藤:一起做饭,一起打游戏,一起在沙发上窝着看电视。只要是跟齐木君一起做的事情,全部都让人感到幸福。

齐木:那一起做*的时候……

海藤:这个不算!!

39 曾经吵架么?

海藤:嗯……肯定会有摩擦,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和平相处的。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海藤:齐木又抱着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咖啡果冻回来。

齐木:跟他讲不通咖啡果冻是多么神圣的美味的时候。

[小三:咖啡果冻。]

41 之后如何和好?

齐木:一般是我服软。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齐木&海藤:当然会啊。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海藤:丧到想死的时候,他会拥抱我并轻轻的唱Que Sera Sera。

齐木:他在睡梦中会喊我的名字。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齐木:礼物,惊喜,鲜花,和每个早上的亲吻。

海藤:拥抱,微笑,早餐,和眼睛里所有的喜欢。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海藤:因为咖啡果冻跟我吵架的时候。[死目]

齐木:没有。我相信就算他气愤到说要离家出走的时候也是爱着我的。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齐木:向日葵。

海藤:编笠百合。

[编笠百合花语:才能,威严,杰出,高雅]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齐木:就算有,我也会全部知道。

海藤:估计又在哪里偷偷屯了一堆咖啡果冻吧……

齐木:[心虚]我不是我没有。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海藤:齐木真的是一个优秀强大又温柔的人,我时常因为这样人看上了自己而感到不可思议。

齐木:他是所有美好的结合体,我很担心我的黑暗会波及到他。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海藤:虽然还没有明说……

齐木:但我觉得我们已经很明显了。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海藤:不确定,但且行且珍惜吧。

齐木:会的。

——————————————————————————

 @白起 

齐海相性100问(前篇)

是点梗。  @白起 

因为一边听歌一边写导致海藤人设有点崩坏。

没什么要说的了。

元宵节快乐。

 …………………………………………………………………… 

★★★★ 

1 请问您的名字? 

齐木:齐木楠雄。 

海藤:漆黑之翼!

 齐木:正经一点,我们在做访谈。 

海藤:哦……海藤瞬。 

2 年龄是? 

海藤:16岁。 

齐木:同上。 

3 性别是?

 齐木:……男。 

海藤:……这个真的有必要问吗。 

齐木:我觉得有必要。你怎么证明一下自己是男生呢。 

海藤:我很明显就是男生啊!我看起来很像女生吗! 

齐木:说不好。脱了看一看就知道了。 

海藤:你正经一点!我们在做访谈! 

齐木:嘁。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齐木:讨厌麻烦。 

海藤:emmm……虽然自己说不太好意思……但是好像真的有一点点中二…… 

齐木:中二很可爱的。 

海藤:(//∇//)

5 对方的性格? 

齐木:可爱。 

海藤:齐木君……为什么要说男生可爱呢…… 

齐木:因为你确实可爱啊。 

海藤:Σ(|||▽||| ) 

齐木:我的性格你还没说。 

海藤:emmm……齐木君……就是性格很好啊。很会照顾人很细心很体贴的那种……好像还有点傲娇……? 

齐木:不我没有。 

海藤:好吧,那就把傲娇去掉。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两人:开学,学校。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齐木:蓝毛小矮子有中二病看起来应该会很烦。 

海藤:……齐木君最开始就是这么看待我的? 

齐木:是的。但是现在不是了。

海藤:哦……我的话……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但是应该还算不错的人……? 

齐木:初次见面就觉得我不错? 

海藤:不是那个不错! 

齐木:我什么都没说呢。 

海藤:你……!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齐木:每一点。 

海藤:我……我也是……( ´艸`) 

「记者现在想把狗粮盆掀翻。」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齐木:没有。瞬的所有都值得我喜欢。

 海藤:哇……但是我必须说齐木君真的太喜欢吃咖啡果冻了。 

齐木:这算缺点吗。 

海藤:正常来说是不算的,但是我觉得你所有的咖啡果冻盒子都要收集起来还贴标签写感言这个就稍微有点过分了吧。 

齐木:……吃完美食评价一下不是正常的吗。 

海藤:一千多个正常吗。

 齐木:……好吧,这是个缺点。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两人:挺好。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齐木:瞬。

海藤:就……齐木君…… 

齐木:你在床/上不是这么…… 

海藤:齐木君!!!!!!!!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海藤:瞬已经是我最大限度的接受了…… 

齐木:老公,爸爸,亲爱的,宝贝,**,***,**。 

海藤:后面的全部被屏蔽了……你到底说了些什么令人羞耻的东西啊! 

齐木:……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是**怎么就被屏蔽了。 

「记者:所以说被屏蔽的到底是什么。」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齐木:兔子。 

海藤:粉毛狐狸。

 齐木:……狐狸? 

海藤:非常狡猾的狐狸!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海藤:我觉得我只有咖啡果冻这一个选项…… 

齐木:瞬的话……我想一想。 

PaPier machine 电纸书? 

海藤:真的吗!

齐木:喜欢就给你买。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齐木:咖啡果冻。 

海藤:本来是要魔法阵纸胶带和纯银倒十字挂坠的……但如果齐木送我电纸书我会更高兴的!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齐木:过于可爱而不自知算吗。

海藤:9条的时候已经说过了……还有看到咖啡果冻就会不自觉就想买结果去超市必定会捧着一堆各式各样的咖啡果冻出来这点也非常令人苦恼呢。

17 您的毛病是? 

齐木:……不是很想说。

海藤:我也不是很想让你说……

齐木: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海藤:能猜个七七八八……

[记者:请务必说出来,不说出来的话会有惩罚的。]

齐木:你能……

[微笑着的齐木妈妈在后台看了他一眼。]

齐木:……一旦被勾起了欲望就完全停不下来了……

海藤:……你自己知道啊。

齐木:咳。说说你自己吧。

海藤:我现在觉得过于心软真是个毛病。

齐木:海藤别……

海藤:睡三天沙发和一个月不吃咖啡果冻选一个。

齐木:……这太艰难了。

海藤:那就两个都选。

齐木:不……

海藤:晚了。

18 对方的毛病是? 

齐木:过于铁石心肠。

海藤:呵,男人。过于大猪蹄子引起强烈不适。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海藤:他刚刚什么毛病你不知道吗。

齐木:他刚刚怎么对我的你没听见吗。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海藤:尤其是阻止他吃咖啡果冻吧。

齐木: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朗读他的中二小本本设定什么的……?

海藤:生气了哦。

齐木:不老婆我错了我只是说说我不会那么做的。

海藤:哼╭(╯^╰)╮。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海藤:这个……咳……现在正在……交……交往中。[越说越小声]

齐木:[牵手]介绍一下,海藤瞬,我爱人。

海藤: (///ˊㅿˋ///)这这这样说会不会有点太直接了……

齐木:反正你迟早是我的啊。

海藤:[失语]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齐木:学校旁边的咖啡厅。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齐木:双向暗恋很微妙很青涩的感觉。但是这次约会之后我就向他告白了。

海藤:真怀念那个时候的你啊。

齐木:现在不好吗。

海藤:……业务能力过于熟练了。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齐木:彼此心中都有猜测对方的意向但是都还没说。我觉得我如果不主动告白的话他这辈子也张不了口。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齐木:喜欢咖啡厅电影院什么的,就很普通。

[记者:对您这样的人来讲似乎过于普通了呢……]

齐木:[不爽]怎么。你还以为我会带他去看撒哈拉的海底和不下雪的北极?

海藤:我觉得这个可以有!

齐木:你认真的吗。

海藤:嗯!

齐木:行吧你开心就好。

————————tbc——————————

那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还是过去了。

点梗的甜甜日常

我尽力了。

很久没写了。

很久没看齐神了。

ooc警告。

齐木已经工作海藤还在上大学。

同居了。

能接受者慎入。

以上。

—————————————————————————
海藤迷迷糊糊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已

经是早上7:30了。

他打了个哈欠,浅蓝色的卷毛有点乱糟糟的。

“早上好……”

“早。饭做好了,先去刷牙再来吃饭。”

“好——!”

海藤开开心心的一蹦一跳进了卫生间。

齐木摇摇头,把一碟小菜放在桌子上,脱下那

件海藤当时心里非常想要但是没说的上面都是

可爱的小兔子的围裙顺手搭在椅背上。

海藤还在幸福地嚼嚼盘子里简单但是好吃的小

菜,齐木已经扎好领带穿上西装准备出门了。

「啊啊,齐木穿西装真是太帅了。」

(喜欢我下次在床上穿给你看。)

海藤突然后背发凉(x

“一路顺风——”

齐木走到玄关又走回来,撩起海藤的刘海在额

头上面轻轻亲了一下。

“那我出门了。”

齐木关上门还能听到海藤的心声像烧开的水壶

一样疯狂尖叫。

「啊啊啊啊啊太犯规了!!」

(更犯规的以后会有的。)

海藤在座位上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匆匆忙忙

把早饭吃完。

早九点。

齐木刚刚放下手里忙完的活,就听到手机振动

了一下。

齐木微笑着摁亮屏幕心想死老板再给我一个加

急文件处理你试试看我保证明天早上你的尸体

就会被在垃圾桶里发现。

是海藤。

用了蠢蠢的小鸡头像。

“在干嘛?”

杀气化成了一汪柔情。

“在想你。”

对面好一会没有回应。

“咳,下次不要这么顺利成章的撩我!”

“我有吗。”

“……!”

“你下课了?”

“嗯……”

“中午一起吃饭吗?”

“好啊!”

齐木光是看这些文字就能想象到屏幕另一端海

藤的小小雀跃。

(想回去摸摸软软的卷毛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果然还是要打起精神工作

呢。

齐木先生现在的心情和外面的天空一样晴朗。

十二点的下课铃敲响的时候,海藤迫不及待的

冲出校门。

齐木远远的就看见自家的小傻子四处张望。

他挥挥手,“喂!这里!”

然后海藤向他奔来。

带着最明媚的光亮和微凉的温暖跌进他怀里。

他看见海藤在笑。

像盛开的半夏。

少年的爽朗和羞涩被他一齐捧个满怀。

他把那顶白色棒球帽拿起来,揉乱海藤的头发

又反戴回去。

“唔哇……突然干什么!”

“想摸摸你头了而已。”

“(;≥皿≤)这个人说话为什么这么撩——!”

“说出来了哦。”

“哇!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快忘掉啊啊啊啊!”

“好好。”

齐木牵起他的手,“那我们下一站去哪?”

“上次看见的饭馆我想去尝尝!”

“那上车。”

“嗯!”

在齐木结完账出来的时候,海藤突然紧张起来。

「万一他要是又突然亲我怎么办……冷静点这里

还有人齐木应该不会这么做……但我还是好紧张好

紧张啊啊啊!」

齐木弹了一下海藤的额头,“想什么呢,上学去

了。”

“哦。”海藤说不上是松一口气还是有一点点难过,

一直坐在后座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

到了地方,齐木亲自给海藤开门。

在海藤站起来的那一刻,他凑到海藤耳边悄悄的

说:“亲亲晚上回家再给你。”

言罢关了车门冲他比了个wink扬长而去。

海藤在原地红成番茄。

「啊啊啊啊我要疯了!这个人!为什么能非常淡定

的说出这句话!」

晚六点。

海藤放了学,早早的回了家。

家里有点黑,但是没关系。

海藤没有开灯就把自己甩在沙发上。

“齐木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我在这。”

“啊啊啊啊啊!”

海藤一个弹跳从沙发上翻下来。

齐木用浮空能力托了一下他。

“啊啊啊啊……欸,不疼。”

“我铺地毯了。”

“啊,真的呢。”

“我说的话会有假吗。”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公司的活忙完了,我就赶回来了。”

“哦……”

齐木亲了下海藤的耳垂。

“说好的。”

海藤当场死机。

房间灯被打开,齐木松了松领带直接往沙发上一甩

“你没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我十八周岁生日……”

“那你应该知道今天晚上除了亲亲还有别的。”

“……蛋糕?”

“嗯哼。”

海藤还被突然亲了一下有点懵。

“谢谢你。”

“不客气。你的水果蛋糕,和我犒劳自己的咖啡布丁。”

“我过生日你为什么要犒劳自己?”

“因为我一会要累。”

“……?”

“吃吧,这是最后的晚餐了。”

“不要说的这么吓人!”

“……”

是你做处男的最后一顿晚餐呢。

海藤正像平常一样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一双手

捂住了他的眼睛,耳边的灼热呼吸像是可以融

化掉他的耳尖。

“你现在可是个成年人了。”

“所……所以呢……”

“来做点成年人会做的事情吧。”

“什么不唔等……!”

fin.

甜吗。

@安柠w

算是甜饼?

过年了翻到的。

写的文笔emmm。

点梗。

点多少我写多少。

只要是我不雷的就ok。

你们啥子时候取关我噻——!

海藤单箭头?

其实齐木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海藤的感情。

能接受就来——!


『无聊。』

即使这样想着,也依然露出了一个中二的笑容。

“喂齐木……”

〔干嘛。〕

“你其实……”

〔?〕

“非常讨厌我吧?”

〔是的。〕

“那真是……太好了啊。也就是说你根本就不会在意我了吧?”

〔从未在意过。〕

“那很好。”

「海藤又在犯什么疯……自己会好的吧?」

「希望不要麻烦到我。」

“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你。”

「但愿如此。」

他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怎么可能,我们是战友吧?”

「我就知道!」

〔哈啊……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

“那,齐木,明天见!”

〔明天见。〕

摘下锗戒指的齐木突然听见了冷漠的声音说出的一句心声。

『无聊。』

「海……藤?」

『差劲透顶。』

『明明已经说了不喜欢我了为什么我还要凑上去啊。』

「你知道啊。」

『无聊。回家吧。』

脚步走远的声音。

和脚步停下的声音。

『我还有……什么地方能回去呢。』

「真魔出事了?」

『没有一个地方……是我的归属啊。』

「好的中二病鉴定完毕。」

齐木直接瞬移回家。


情况恶化了。

齐木听见的心声是嘶哑的

『好……痛苦。』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呢。』

今天海藤有点乖。

乖的简直不像他自己。

〔海藤……你还好吧?〕

“当然没事啦。”

“陪我去趟天台吧。”

〔好。〕

天台上的风很大,因此没有几个人来这里吃饭聊天。

海藤被风吹得衣角翻飞,猎猎作响。

手上的绷带长出来的一部分被风猛地拉直,又随风舞动成弯曲的形状。

“今天天气真好啊,是吧?”

〔是很不错。〕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明啊,请聆听我的祈祷。』

“是个自杀的好日子呢。”

〔什……〕

海藤向前走了一步,张开双臂。

似乎在环抱着并不存在的某个人。

『我想要活下去。』

『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或许至今的磨难是对我的试炼,但很抱歉。』

『我……真的已经撑不下去了。』

『如果真的有神明的话,请救救我。』

『即使是我,也希望得到救赎。』

眼泪砸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像是突然脱力了一般,海藤缓缓的把身子蹲下来,双臂紧紧的抱住自己。

〔海藤,别冲动。〕

“齐木……”

〔生活还很美好啊,比如说……〕

“湛蓝的天空。”

〔对。温暖的阳光,柔软的草地,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一切。〕

海藤站起来转过身,迷惑中带有一丝清明。

“还有你。”

〔……〕

“你其实早就知道的,对不对。”

〔……〕

“我早该知道的,我只不过是在一昧的逃避现实罢了。”

〔我只是……还没想好。〕

“你其实完全不必担心不是吗。”

“我怎样,似乎都跟你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不,是的的确确的没有关系。”

“我知道你也很瞧不起我,觉得我是个中二病吧。”

“现在我走了,你的麻烦也消失了。”

“不是很好吗。”

“让我再说两句。”

“我其实并不是中二。”

“我只是……想要受到赞扬。”

“很可笑吧。”

“明明是想这样的,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呢。”

“你说,老天爷可真会捉弄人,是吧?”

〔你先下来。〕

“齐木。”

海藤向他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如未曾改变的当初。

“温水煮青蛙,当真是最残忍的惩罚。”

话音刚落,海藤的身体向后仰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坠向地面。

齐木甚至来不及捕捉他的残影。

「一定……要救他。」

大风捎来的那句话让齐木愣了神没能及时拯救他。

“不要救我。”

“因为那只会徒增我的痛苦。”

“我……是不配得到救赎的人。”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要遇到你。』

『这样的感觉,我不想再经历了。』

『也不想让你经历。』

『所以我们,永远永远不要遇见了。』

最后也还是没能拯救他。


回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齐木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答案会有谁知道呢。

毕竟是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实现你一个愿望好了。

同样的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吧?等价交换并不亏嘛。


回来啊……

算我求你……

海藤的头七,齐木去给他扫了墓。

一大束开的正绚烂的樱花被摆在了墓前。

「如你所愿。」

「来世,我们再不相见。」


一场恐怖袭击发生在东京政府。

据说是叫dark reunion的犯罪集团做的。

没过几天这个集团占据了所有日本所有的联网的电子设备。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找到漆黑之翼。

[呐呐,海藤说的好像是真的。]

[那他哪里去了?他怎么这个时候不出来啊!不是成天嚷着要消灭他们吗?]

[海藤……死了。]

[哈?]

[我也不确定,我是听别人说的,海藤前两天坠楼死亡了。]

[欸欸?那现在怎么办?]

[干熬着呗……他都死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万一他要是来我们学校……]

[怎么可能……]


十日后人类分类计划实行。

人类处于下风所以被迫接受新的规则。

世界因为没有漆黑之翼的帮助,被dark reunion支配。


「你在的话,会不会很高兴看到这些呢。」

「你要是在的话就好了。」

「你要是……能回来……」

「……」

「我因你而软弱。」

「你要怎么对我负责。」

「要不要跟我做个很划算的买卖?」

「你回来,我什么都不说,还给你买好吃的,你觉得怎么样?」

「……」

「你回来啊……」


泪滴砸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FIN——

樱花的花语:出生/等你回来

因为没能把我虐哭所以只好归到小甜饼一类的。

但是写的时候还是挺难受的。

嗯……

五分点梗都没有人搭理我十粉也是。

我不要面子的啊?!

困了,就这些。


「东豆」有点沙雕的段子

“我比你大两岁,所以你应该叫我大.龙.哥!”

冯豆子说着,无比自豪的挺起自己骄傲的小胸脯。

“哦——”尤东东意有所指的看向他的胯下,“小.豆.豆~”

“我敲你奶奶个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