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退网决定

四十八天以后连更五天
我发四。

同人文的真相

句句戳心(;_;)

某乔桔:

幸子:



虽然拥有绑定画手,但是…果然还是想自己画,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是深有体会的…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两年的




润·山:







是我本人








老坛酸臭袜:















苦涩(ಥ_ಥ)
















抄袭狗不出结果不改名:































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啊!
































Rebels:































































是了
































































Fafnir:































































































































对,现在处于瓶颈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七宗罪——只有一段话的番外

燃堂粉丝退散退散退散!
因为不知道这段插在哪里好于是直接当成番外吧。
——正文——
呦,矮子,去吃拉面吧。
燃堂像平时那样大大咧咧的圈住海藤,仍然扯着没新意的话题。
齐木看见燃堂搭在海藤肩膀上的手,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看在他是个傻子的份上,只废掉一只手好了。
——非常非常短——
你们不要打我我这周真的已经非常努力的产出了
「委屈巴巴」
离中考就剩五十来天了,要不要退个网呢~
看你们的表现哦~
然后!我的!五粉点梗!都没有人理得吗!
你们这么欺负我我就……我就……
……
欺负欺负吧不掉粉就行「烟」

不知道为什么想写反正就是写了
不服你来打我呀啦啦啦啦
没有剧情没有剧情没有剧情说三遍记得看见
——正文——
“齐木你看这个好有趣啊哈哈哈哈。”海藤笑着,
并指着屏幕上的搞笑视频。

“……我说你。”

“怎么了?”

“能不能把手上的绷带拆掉?”

“欸……可是这个是为了防止我的力量泄露危害
到……”

“既然这样,那么我来教你新的封印方法吧?”

“新的……方法?”

“瞬会相信我的吧?”

“嗯……嗯。不过要怎么做?”

“很简单,只要把封印换个地方就可以了。”

“那要换在哪里呢?”

“这里。”

齐木从他的手上一圈一圈的解开绷带,低头认真的
样子让海藤有点脸红。

『啊啊,已经和齐木君交往这么久了还是会很害羞呢。』

『明明想要更加接近的。』

“能和瞬这么近,我真的很开心。”

『诶诶诶诶这个人有心灵感应的吗!』

「然而真的有。」

“那么开始吧。”

“好……欸?是不是搞错了你怎么缠在了我的眼睛上——”

“没有哦。”

红色的绷带松松垮垮的搭在眼睛上。

看着就是又危险又迷人。

“我以后这样要怎么上学啊……”

“不会让其他人看到你这个样子的。”

“嗯……”

海藤内心有点小小的不安。

“可是这样我就看不见你了……现在能把封印解除了吗……”

“还不行哦,稍稍忍耐一下吧,瞬?”

“嗯……”

海藤感受到了温热的气息拍打在耳边,身体微微有点僵硬。

未知让他感到恐惧。

他的声音有点甚至发抖。

“齐木?”

没有人应答。

他想解开眼前的遮蔽,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

他太害怕了。

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抖了起来。

“齐……木……?”

“我在。”

被圈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鼻间萦绕着的都是熟悉且令人心安的味道。

紧绷的神经放了松,海藤竟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齐木这才注意到海藤的状态很不对劲。

连冷汗都被吓出来了。

“你没事……”

“齐木……”

“我在。”

“求你……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我不会的。”

“真的?”

“真的。我保证下次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拉勾。”

“拉勾。”

——FIN——

齐木:蒙眼play计划失败,不开心。

我:下次会有的真的会有的。

对不起我真的是想写车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这样「可能是害怕老福特吞吧」

我真的会开车的……也许。

我要写会作业冷静下。

嗯想到作业就冷静了许多呢还是不要写了吧。

ok完美的我上床睡觉了。

作业?什么东西,不晓嘞不晓嘞。

我本来决定写后续的但是想想我的坑何其多于是愉快的烂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真的不会有后续。

以上。

晚安,小可爱们千万不要像我一样熬夜。

会掉头发的。

啊,真是太可怕了。

废话了好多……反正也没有人看。

说好的没有剧情然而还是写了。

现在怀疑被我同桌整成傲娇了。

老子我明明是女王啊!

攻!!!

这个排版……好诡异哦……
从石墨复制出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了,而且还不能全篇复制真是糟糕透了。
……
……
……
……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

占tag非常非常非常抱歉!

跟你们讲个可怕的事情……
我刚才在开车的时候……

直接把心理活动变成了刀。
我可能是受了开不了车的诅咒吧。
「心痛到绝望」

七宗罪——暴怒

♥我其实是想写一个系列的但是不知道自己能写多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弃坑
♥最近心情不好可能上面的都是胡扯
♥除了齐木和海藤的粉慎入因为人物很崩而且会死
♥心态崩了崩了
♥剩五十来天中考了所以不一定什么时候Š诈尸
♥小天使真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
♥齐木黑化注意
♥非常非常幼稚的黑化
♥海藤这章没有出场
正文开始
——————
漥谷须亚莲最近觉得有点不对劲。
一些挑战书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他原来是那么有名的黑道大佬。
但是一些看似普通但是又很诡异的恶作剧他就不能理解了。
比如说刚刚还空无一物的椅子上在他坐下去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枚图钉,他下课问了一圈谁都不肯承认。
比如说在隔间上厕所的时候突然被人泼水,怒气冲冲的跑出来却发现只有拖地的大爷。
再比如说在放学路上有棒球朝他飞过来,他感应到了身后的风想接住,回头却不见了那枚球,但是眨个眼的功夫球就又出现了,正好的砸在他的脸上。
这种现象在他和海藤走得近时尤为明显。
这么想的他第二天就在书桌里发现了一张字条。
Š『离海藤远点。』
字条上这么写着,字迹工整的像是印刷出来的一样。
然而不是。
他看到写字的地方有落笔的痕迹。
或许是某个占有欲很强的女孩?
他这样想着,心里不免十分生气。
即使是女生,这样做也太过分了。
但是喜欢海藤的人会是谁呢?
梦原……知予?
好像除了她也不会有谁喜欢海藤了。
想着下课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结果一整天都没能和她说上话。
不是她正在和别人聊得很开心,就是在厕所。
中午的时候食堂没有天台没有小卖部也没有,哪里都找遍了最后在教室发现了她。
然而这个时候午自习的铃响了。
一定是她。
亚莲觉得他可能是怕自己找她的麻烦才这么躲着自己。
放学后,当他正准备拦下梦原,一群混混先拦住了他。
来者不善。
对方看起来早有准备,人数足足有二十几人,还带了各式各样的武器。
狼牙棒匕首什么的自不用说,但是他看见了一样更危险的东西。
他说不好,但是多年来的直觉告诉他那玩意很危险。
一只别在口袋里的钢笔。
不知为何对此非常在意。
站在最后面的那个看着白白净净的,是个好学生的样子。
“亚莲,好久不见了啊。”
“少来这套,打架直说。”
“啊哈哈哈哈,你倒是一点都没变呢。”
“不要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
“兄弟们给我上!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狂到什么时候!”
虚伪的笑脸被扯下来,双方的脸上都是狰狞的笑意。
“本来我是打算彻底金盆洗手的……但是你们总是这么不识趣,就怪不得我了吧?”
心中只有无穷无尽的怒火在灼烧着他。
近来的不顺造成的情绪瞬间爆发。
当对方已经基本躺倒满地的时候,亚莲也已经满脸是血,摇摇欲坠了。
他看向唯一一个衣服上甚至连一点灰尘也没有的人,扯出一个笑容。
“喂,我说你小子,不帮忙打架,在这里呆站着干嘛。”
“你现在仍然生气吗?”
“哈?说什么鬼话?”
“……”
他没有再回答,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亚莲因为眼前都是血,视线有点模糊,不过还是能判断出那是什么。
一支钢笔。
心中的警铃忽然大作,他几乎想要拔腿就跑。
“呵……呵。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你想知道?”
“不打算告诉我?你们这一个一个的都把我当猴耍是吧?”
“猜.对.了~”
“*!”亚莲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向他挥拳。
然而他Š一个侧身,很轻松的就躲过了。
“你**……”
“别骂人嘛。”
“干你屁事。”
本因打架斗殴而发泄出的怒火此时被噌的点燃,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
只想把眼前的一切都撕碎。
彻底的……毁灭……
亚莲终究还是失去了理智。
那人慢条斯理的拉长了钢笔,并把它弯折。
“我是受人所托。”
“杀了你,就会得到很大一笔钱。”
“那是一笔你无法想象的数额。”
“而我,正好很需要这笔钱。”
“为你能对这个世界做出的小小贡献的倍感荣耀吧。”
说罢他勾动笔夹,一颗小巧的子弹自笔尾射出,精准的洞穿了他的心脏。
“这样就可以了吧?”
“是的。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请说出去,研究的事情我会帮你。”
“那是当然,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尸体怎么处理。”
“我会处理,你先走吧。”
“嗯哼……好。”
隐藏在绿色镜片后的眼睛注视着他离开。
眼睛的主人望向地上的尸体,手中燃起一簇火焰。
要记得,要记得,
暴怒的人,终将被自己的怒火吞噬。
——TBC——
不要感觉这是伏笔什么的我不会填坑。
感觉写的和七宗罪没有半点关系
将就着看吧
更文的原因是因为我感觉再不更就要掉粉了
顺便六粉点梗随便啊我能写的我都会尽力去写
写的人物崩了不要打我不要喷我小心我咬你
以上。

啊补充一下。
我很喜欢你因为你点了我的梗所以我们能做网友吗。
这并不是求婚「正经脸」
@行路人

现在觉得自己写写写能废话到这些字也是很不容易了。
真的好奇能写十万字的人怎么写出来的。
今天依旧没有人教我怎么把字体加黑加粗加下划线加中划线。
「委屈巴巴」

一个段子

我真的可是说是非常不称职了「捂脸哭泣」
被人叫了太太还不更文的小白大概只有我这么一个了😂
重看了一下第一季之后发现万圣节真是个好东西啊哈哈哈哈哈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脑洞
——分割线——
齐木本来只是想吓吓他的,结果没想到他会怕成这样。
「是谁说要举办万圣节聚会的啊……」
海藤还在疯狂的撒着糖边不停的啊啊大叫,齐木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直接把海藤拽到屋子里去并捂上了他的嘴。
灰吕和燃堂回过头,看见了撒的一地的糖果。
“诶,万圣节原来是要给糖的啊。”
“啊,小鬼们果然走了。”
“话说刚刚好像听到小矮子叫了?”
“嗯?我并没有听见啊,燃堂你是不是听错了啊?”
“嗷,可能吧。啊,又有小鬼头来了。”
“谁是小鬼头啊屁股下巴。”
“臭小鬼你说什么呢嗷!把糖还回来!”
屋内
『给错糖了吧?』
“欸……欸?齐木?怎么是你?刚才的那个妖怪呢?”
『是我啊。』
“欸……欸!!!!”
『所以我的糖呢?』
“啊,刚才全都撒出去了。我再去捡回……”
『不用了。』
“可是那我给什么?”
『这个就好。』
“嗯?什么……唔唔唔!!”
『果然很甜。』
——FIN——
贼心不死再更一点
于是糖到手了,那么回家吧。
“啊……齐木要走了吗?”
『是的。』
“真可惜啊……晚宴有咖啡布丁呢,看来只好给燃堂和灰吕了。”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动摇吗?!』
“还有巧克力巴菲草莓牛奶抹茶蛋糕呢。”
『……虽然说里面好像混杂了两个似乎是给别的动漫里的人物但是我选择留下来。』
“那真是太棒啦!”

肝透支_(:τ」∠)_
不知道说好的黑化什么时候能更。
不要打我拜托了因为最近真的很忙
_(:::з」∠)_嘤嘤嘤

一粉点梗

@行路人 你点的齐木吃醋我只能写到这个份上了抱歉。
作业太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分割线——
成为恋人的第十八天,海藤瞬突然意识到自家的恋人其实占有欲特别强。
他其实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回过神的时候就到了一个小巷子里,而他正被齐木压在墙上。
“呐,我说海藤。”
“什什什什什么?”
海藤紧张的都开始结巴了,心里更是乱成一团麻。
“以后能不能不要跟他们走的那么近?”
“欸?”海藤愣了一下,没又想到齐木要说的竟然是这个。
“可以吗?”
“啊这个……毕竟大家都是朋友,难免会有走的近的时候的嘛。”
“不行。我会吃醋。”
「呜哇……直接说出来了齐木不会害羞的嘛!」
“我会……保持距离的。”
齐木怀疑的看着海藤,似乎是在怀疑他说的话的可信性。
海藤被他盯得整张脸涨的通红,十分不自在,象征性的推了推他两下便要夺路而出。
齐木却一把把他摁在墙上,捧起他的脸重重的烙下一吻。
“外面还有人……唔……!”
他撬开海藤的牙关,舌头灵活的在口腔间游走。
“唔嗯……顶的太深了……”
海藤的双手以微弱的力道不断推拒着齐木,齐木今天却格外的粗暴,完全不理会直到海藤被吻的浑身发软才放开他。
齐木看着几近无意识状态的海藤,眼神不明的晦暗起来。
他用拇指指腹摩挲着海藤已经变得红肿的嘴唇,表情认真。
“这是惩罚。不允许再有下次了。”
“知……道了。”

然而后来齐木发现让他下不来床似乎更有用。
——FIN——
我的天哪我的天哪我的天哪这是不是就算开车了天呐天呐天呐
我其实从来没有开过车「捂脸哭泣」
齐木完全崩了都是我的错「哼唧唧」
@行路人 我今天跑回来更的文!快夸我快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