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是给一个被白嫖的太太看的!
还有这种苦恼的人也可以看看!随便转发!

天使宇x冯豆子

有沙雕预警。

ooc。

随心情来了。

—————————————————————
当白宇带着光环和洁白的翅膀以绝对的圣洁姿态降临在冯豆子面前时,冯豆子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了震撼。

出于礼貌,他张口问了句,

“你是甚么鸟人?”

正在缓缓降落的白宇差点一个趔趄卡在地上。

“我是天使!”

“哦,天上的粑粑?”

“……我拒绝与你这凡夫俗子做口舌之争。”

“说白了就是吵不过我呗,整啥文绉绉的调调呢。”

“啧。”

不知道怎么就搞在一起了。

第一次。

冯豆子扒了白宇的天使袍子,被闪瞎了眼。

“哦,你不仅是个鸟人。”
“还是个有大鸟的鸟人。”

白宇沉默。
“您是我大哥,真的。”


总之最后还是搞上了。

搞完了。

冯豆子叼了根烟。

白宇手一挥给他灭了。

“干什么干什么!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听过没有!”

白宇盯了他一会,“我就是神仙,活的。”

“……”

“你这辈子也赛不过我。”

“靠!”




冯豆子日常搞事。

白宇白了他一眼。“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什玩意儿?”

“你怎么不上天呢?”

“不是那你看,我这不是上不去没有办法吗。”

白宇抛给他一个魅惑的微笑。
“你飞过吗?”

“?”

冯豆子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他好像突然想起来白宇是个有六个大膀子会飞的鸟人了。

“不别老哥我错了真的。”

“晚了。”






关于六个翅膀

“人家天使就两个膀子就够搁天上扑棱了,你干啥整了六个?”

“六翼天使是天使的最高等级,两个翅膀用来遮脸,两个翅膀用来遮脚,两个翅膀用来飞翔。”

“……你们天使可真可怜。”

“怎么?”

“没有鞋,没有帽子,没有围巾,冷的硬生又长出来四个膀子,还得留两个扑棱。啧啧,这日子过得。”

并不是这样但是似乎无法反驳。

“不是,是因为……”

“那你夏天睡觉不捂得饬啊?”

“可以收起来的啊。”

“收哪去?”

白宇觉得这个问题他不能深入思考。

“我死了之后,你可以解剖我看看。”

“瞅你说的,我是能干出来那样事的人吗!”

白宇有一秒钟感动。

“我顶多把你四个膀子串起来烤烤吃了!”

“嗯,好,对,您开心就好。”

“那我现在能……”

“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还活着呢我死什么心!”

“……”
白宇悲伤又忧郁的掏出了一把五香瓜子磕了起来。
他为什么就是讲歪理讲不过冯豆子呢。
上帝把他派下来不是为了拯救冯豆子而是惩罚他吗。
啊,生活,如此艰难。

冯豆子瞥了他一眼不屑(xuè)的掏了一兜辣条开始吸溜。






再一次搞起来。

“你不觉得你这么做有损你高贵圣洁的形象吗。”

“我要去为了你,即使我被降级到最低级的双翼天使我也愿意。”

话刚说完他四个翅膀“咻”的不见了。

冯豆子捂着肚子在床上笑得打滚,“哈哈哈哈哈哈哈愿望不能乱许的我跟你讲。”

白宇黑着脸要走。

“你上哪去这天寒地冻的你又没鞋没围巾没帽子还得拿你的四个膀子捂着。消停在(gǎi)屋里头待会得了。”

“我要去把六翼修炼回来。”

“那你走了啥时候回来?”

“翅膀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回来。”

神又给他长回来了六个翅膀。

“膀子回来了,还搞吗?”

白宇性致全无。
“今天要不就这么地吧?”

翅膀又没了。

冯豆子打了个冷颤。

那他们上次搞的时候岂不是也被看得一清二楚……?

白宇回头,冲着窗外的没人地方喊,“你能别老拿我翅膀威胁我不!”

“你终于被带出口音了吗恭喜恭喜。”

“你(nǎn)闭嘴(zěi)!”

窗外的雪花扭成了S型。

并且给他长出了八个翅膀。

白宇摸摸自己的翅膀心满意足的回来坐着了。

冯豆子问他,“那你那多出来的那一对膀子,用来干嘛?”

“不知道……上厕所没带纸擦屁股用的?”

冯豆子又开始摸烟。
“……狗子,你变了,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小可爱了。”

白宇冷笑一声,“我腰还是当初那个小可爱的腰,你想试试吗?”

冯豆子拿烟的手抖的跟个帕金森患者似的。

“不……不了吧……你看今天天有异象不适合搞事情。”

S型雪花变成了I型。

笔直的跟白宇最开始那样式儿的。

“今天下雪天气不好……”

雪干脆停了。

“这天黑压压的……”

天立马放晴。
“啥也别说了,这就是上天的旨意。”
“得了,搞吧。”

冯豆子掐了烟生无可恋的像一条咸鱼一样平躺在床上。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呢,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就怜惜我吗。”

“可以的。”

“嗯?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等——!”






关于冯豆子的长相。

“美貌是你的原罪。”

“不,我长的其实挺普通的。”

“咦你今天怎么这么有自知之……”

“普通好看罢辽。”

“嗯是对好。(´-ι_-`)”

————————————————————
fin.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几百个字的沙雕段子写了一个小时。
我对不起你。 @范闲的吸居小号
嘤。

一个大纲

不会写出来的

没有真香。

——————————————————————

齐木穿越到了一个所有人都有超能力但是齐木没有的世界。

海藤的是黑色的小小的火焰。

在齐木被小混混击伤的时候超能力失控了。

能力也变为红莲业火。

会烧尽人身上的一切罪孽。

罪无可恕之人海藤会烧净他们的灵魂再由鸟束帮助他们成佛归天。

无法烧却自己的罪恶。

认为是自己导致了齐木受伤。

开始厌世。

对尘世的唯一留恋是齐木。

曾因为对齐木的负罪感试图自杀。

被齐木劝阻了。

该世界线出现bug齐木有时会重新拥有能力。

海藤的业火也会出现不稳定的情况。

最终世界线回归正轨。

除了齐木那些人的记忆都被消除了。

————————————————————————

可以用梗,标明出处。

日常在退坑的边缘徘徊。

以上。

 

关于大梦

我原来是有手稿的。

被泡了。

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emmmmmmmm……

心态崩了。

不就是重写吗!

……

元旦我再想想办法。

不打tag了,看见随缘。

两个人一起去吃红豆冰沙。

“你嘴边有红豆冰沙。”

“嗯嗯?这就擦掉。”

齐木思考了一秒抓住了海藤拿起纸巾的那只手腕,凑到海藤嘴角用舌尖把那一小块冰沙卷送进嘴里。

“不能浪费甜品。”一本正经的语气。

“啊……是。”虽然这么答应着,其实拿着勺子的手都在抖。

“现在你可以擦嘴了。”

海藤又呆愣愣的舔了一下刚刚齐木舔过的地方。

“……算了,你不嫌弃就好。”

“欸我??!!”

心声完全被尴尬刷屏。

——————————————————————————

是旧梗。

其他的以后陆续会发出来。


如果海藤试图反攻。

是齐海,信我。

OOC。

——————————分割一下——————————————

[扑倒]

“哼哼哼哼……果然你是抵挡不住我漆黑之翼的力量的!乖乖服从我吧!”

齐木看了他一会侧过脸噗嗤笑出声。

海藤脸瞬间爆炸红。

“笑……笑什么啊!有什么可笑的啊!”

“不是啊,我说。”齐木虽然没再笑出声但仍然努力憋笑憋得肩膀都在抖,“你现在扑倒我了,那你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吗?”

“k……kiss……”

音量明显减小。

“然后呢?”

“就……就……脱衣服……”

海藤的声音小的他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顺其自然嘛!”

“你果然什么都不懂啊。”

“那又怎样!我不还是把你……!”

齐木没让他说完话就把他们的位置调换了一下。

“不怎么样,只是……”他笑眯眯的看着身下快要熟透了的人,兴致盎然,“不懂的话,要不要我给你做个示范?”

“咦齐木等等——!”

[晚了。]

————————end——————————

我真的有在好好退坑。

文笔日常下降。

在考虑要不要搞一个合集。

但是都是黑历史。

三个人说了我就愿意搞。

大梦——3

见前文。

大概还有个三四章完结。

我不短!

弃坑可能极大。

以上。

哦对了还有点ooc。

————————————————————————————————

再更一章。

3

白宇刚躺下又被小跑回来的侍童拉起来了。

“你想咋地?”

侍童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白宇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

“我是说,君何故为之?”

“嗯……到了该用早膳的时间了。您不饿吗?”

白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自己最近这一段时间刻苦训练出来的四块腹肌没掉十分满意。

“可以,那就去吃。”

“我先服侍您更衣……”

白宇看着排了一排衣架子的衣服随手指了一件,“就穿这个吧。”

“不是……这些……是一套衣服啊。”

“……”

白宇极其罕见的沉默了。

不过这珍贵的瞬间只有短暂的一秒。

“那您……”

“我穿睡袍出去!”

“可是外面还有侍女……”

“非礼勿视!”

于是白宇雄赳赳气昂昂的迈出了他崭新人生的第一步!

然后又把jio缩回来了。

“你要不还是给我披一件吧,外面好像有点冷。”

侍童看着自家的智障公子哦了一声。

 

 

——————————tbc————————————————

可能不是一点ooc。

大梦——2

四百来字的沙雕小短篇。

简介在合集简介里。

前文也在合集里。

以上。

————————————————————————

白宇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现在自己的状况。

他是京城里有名的公子哥,早已惹了一身风流无数却至今也没见着他上哪家姑娘家里去提亲。

家里是能数一数二的权势大家,这也是为什么鲜少有女子上门讨情债的原因。

侍童支支吾吾,似乎还有话要说。

白宇本就被诸多因素扰的脑壳疼,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便大手一挥不耐烦道:“有话就说,不知道的看你那个表情还以为你内急呢。”

“嗯……公子您之前被一歹徒袭击,卧病修养到今天一共十天了。”

白宇没明白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所以呢?”

“您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失忆了?”

白宇正头疼怎么想个理由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这件事,万万没想到侍童已经帮他找好理由了。

“啊对,就因为这个。”

侍童依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

“我现在能去上茅房了吗……今天好像吃坏肚子了……”

白宇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我说不让你去你还能就在这就地解决咋地?”

 “说不好……我尽量忍住……”

“得得得你可快走吧你。”

“谢公子……”

白宇看着他急急忙忙捂着肚子跑远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既来之则安之。

就当是做梦了呗。

……

那就先睡一觉再说吧。

tbc.

依然悄悄摸摸的圈一下 @范闲的吸居小号 

【齐海】七宗罪——原罪

日常叨叨

因为是黑化(?)所以人设会非常哦哦西。

正常来讲应该还有什么傲慢暴食之类的我人物都对应好了但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俩货扯上关系。

于是就这样了。

基本……人死的差不多了。

爸爸死了,照桥一家都死了,才虎也死了,海藤一家除了他自己就都死了,还有一堆什么杂七杂八的都死了。

燃堂没死,在之前的番外里被废掉了一条胳膊。

那么正文开始……?


——————————————————————————

齐木习以为常的看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的海藤,安抚性的拍拍他的后背。

“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齐木抱着他的手上微微用了点力,“我不会死。”

像是深陷地狱中的人听到了救赎的圣经一般,海藤不再颤抖,抬起头来充满希冀地看着他,“真的?”

“真的。”

“为什么……?”

齐木松开了他,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他们是犯了错才会被杀掉的,我不会。”

“犯错?”

“觊觎你的错。”

海藤瞬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可是他不想承认。

“所以……都是你……”

“是我。”

猜想在这一刻被证实。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那个会在他哭泣的时候安慰他的,总是一脸温柔的冲他笑着说没关系的,会对自己很暖心的……

齐木。

是杀了所有人的凶手。

披着羊皮的狼脱下了它的伪装,露出那锋利的牙齿和毫不掩饰的欲望。

七宗罪的大幕已经落下,接下来又将会有谁登场。

我们无从知晓。

齐木知道海藤是他的原罪。

但是世人皆如此愚昧。

算上他一个又有何妨?

齐木亲吻了他的手,眼中是温柔的嚣张。

成为我的[所有物]吧。

————————————————————


完结了。

所以说快点取关我。

穿辣椒时候的沙雕脑洞

神创造了植物。

又因为植物不会动创造了动物。

或许世界需要一个霸主。

神这样想着,创造了恐龙。

但是恐龙只会叫喊,践踏他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植物。

况且他已经看了几个世纪,无聊了。

于是他制造了一点小意外。

恐龙灭绝了。

大的东西没意思……那创造小一点的?

于是人类诞生了。

神最开始很嫌弃人类。

因为人类跟他创造出来的猿猴很像。

但是过了几年,人类有了他们所谓的智慧。

他们建起房屋,猎杀动物来获得自己生存的必需品。

神偶尔也会捣乱,发出来两个灾害什么的。

他们哭丧着脸的时候真的很有趣。

后来神有意无意的向他们透露了自己的存在。

于是他们学会供奉。

神看着他们送上来的牛羊不免好笑。

人类,包括牛羊,都是他创造的。

人类用他创造出来的东西供奉他?

但他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放过那些些人类。

后来渐渐的,人来创造出了他从没想过的东西。

他很高兴。

他以为就会有人能听懂植物和动物的话,能理解他创造这些时生物时乐趣和意义。

后来。

人类把它们都吃掉了。



并没有说好的友好交流。




悄咪咪…… @范闲的吸居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