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关于大梦

我原来是有手稿的。

被泡了。

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emmmmmmmm……

心态崩了。

不就是重写吗!

……

元旦我再想想办法。

不打tag了,看见随缘。

两个人一起去吃红豆冰沙。

“你嘴边有红豆冰沙。”

“嗯嗯?这就擦掉。”

齐木思考了一秒抓住了海藤拿起纸巾的那只手腕,凑到海藤嘴角用舌尖把那一小块冰沙卷送进嘴里。

“不能浪费甜品。”一本正经的语气。

“啊……是。”虽然这么答应着,其实拿着勺子的手都在抖。

“现在你可以擦嘴了。”

海藤又呆愣愣的舔了一下刚刚齐木舔过的地方。

“……算了,你不嫌弃就好。”

“欸我??!!”

心声完全被尴尬刷屏。

——————————————————————————

是旧梗。

其他的以后陆续会发出来。


如果海藤试图反攻。

是齐海,信我。

OOC。

——————————分割一下——————————————

[扑倒]

“哼哼哼哼……果然你是抵挡不住我漆黑之翼的力量的!乖乖服从我吧!”

齐木看了他一会侧过脸噗嗤笑出声。

海藤脸瞬间爆炸红。

“笑……笑什么啊!有什么可笑的啊!”

“不是啊,我说。”齐木虽然没再笑出声但仍然努力憋笑憋得肩膀都在抖,“你现在扑倒我了,那你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吗?”

“k……kiss……”

音量明显减小。

“然后呢?”

“就……就……脱衣服……”

海藤的声音小的他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顺其自然嘛!”

“你果然什么都不懂啊。”

“那又怎样!我不还是把你……!”

齐木没让他说完话就把他们的位置调换了一下。

“不怎么样,只是……”他笑眯眯的看着身下快要熟透了的人,兴致盎然,“不懂的话,要不要我给你做个示范?”

“咦齐木等等——!”

[晚了。]

————————end——————————

我真的有在好好退坑。

文笔日常下降。

在考虑要不要搞一个合集。

但是都是黑历史。

三个人说了我就愿意搞。

大梦——3

见前文。

大概还有个三四章完结。

我不短!

弃坑可能极大。

以上。

哦对了还有点ooc。

————————————————————————————————

再更一章。

3

白宇刚躺下又被小跑回来的侍童拉起来了。

“你想咋地?”

侍童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白宇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

“我是说,君何故为之?”

“嗯……到了该用早膳的时间了。您不饿吗?”

白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自己最近这一段时间刻苦训练出来的四块腹肌没掉十分满意。

“可以,那就去吃。”

“我先服侍您更衣……”

白宇看着排了一排衣架子的衣服随手指了一件,“就穿这个吧。”

“不是……这些……是一套衣服啊。”

“……”

白宇极其罕见的沉默了。

不过这珍贵的瞬间只有短暂的一秒。

“那您……”

“我穿睡袍出去!”

“可是外面还有侍女……”

“非礼勿视!”

于是白宇雄赳赳气昂昂的迈出了他崭新人生的第一步!

然后又把jio缩回来了。

“你要不还是给我披一件吧,外面好像有点冷。”

侍童看着自家的智障公子哦了一声。

 

 

——————————tbc————————————————

可能不是一点ooc。

大梦——2

四百来字的沙雕小短篇。

简介在合集简介里。

前文也在合集里。

以上。

————————————————————————

白宇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现在自己的状况。

他是京城里有名的公子哥,早已惹了一身风流无数却至今也没见着他上哪家姑娘家里去提亲。

家里是能数一数二的权势大家,这也是为什么鲜少有女子上门讨情债的原因。

侍童支支吾吾,似乎还有话要说。

白宇本就被诸多因素扰的脑壳疼,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便大手一挥不耐烦道:“有话就说,不知道的看你那个表情还以为你内急呢。”

“嗯……公子您之前被一歹徒袭击,卧病修养到今天一共十天了。”

白宇没明白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所以呢?”

“您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失忆了?”

白宇正头疼怎么想个理由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这件事,万万没想到侍童已经帮他找好理由了。

“啊对,就因为这个。”

侍童依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

“我现在能去上茅房了吗……今天好像吃坏肚子了……”

白宇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我说不让你去你还能就在这就地解决咋地?”

 “说不好……我尽量忍住……”

“得得得你可快走吧你。”

“谢公子……”

白宇看着他急急忙忙捂着肚子跑远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既来之则安之。

就当是做梦了呗。

……

那就先睡一觉再说吧。

tbc.

依然悄悄摸摸的圈一下 @范闲的吸居小号 

【齐海】七宗罪——原罪

日常叨叨

因为是黑化(?)所以人设会非常哦哦西。

正常来讲应该还有什么傲慢暴食之类的我人物都对应好了但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俩货扯上关系。

于是就这样了。

基本……人死的差不多了。

爸爸死了,照桥一家都死了,才虎也死了,海藤一家除了他自己就都死了,还有一堆什么杂七杂八的都死了。

燃堂没死,在之前的番外里被废掉了一条胳膊。

那么正文开始……?


——————————————————————————

齐木习以为常的看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的海藤,安抚性的拍拍他的后背。

“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齐木抱着他的手上微微用了点力,“我不会死。”

像是深陷地狱中的人听到了救赎的圣经一般,海藤不再颤抖,抬起头来充满希冀地看着他,“真的?”

“真的。”

“为什么……?”

齐木松开了他,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他们是犯了错才会被杀掉的,我不会。”

“犯错?”

“觊觎你的错。”

海藤瞬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可是他不想承认。

“所以……都是你……”

“是我。”

猜想在这一刻被证实。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那个会在他哭泣的时候安慰他的,总是一脸温柔的冲他笑着说没关系的,会对自己很暖心的……

齐木。

是杀了所有人的凶手。

披着羊皮的狼脱下了它的伪装,露出那锋利的牙齿和毫不掩饰的欲望。

七宗罪的大幕已经落下,接下来又将会有谁登场。

我们无从知晓。

齐木知道海藤是他的原罪。

但是世人皆如此愚昧。

算上他一个又有何妨?

齐木亲吻了他的手,眼中是温柔的嚣张。

成为我的[所有物]吧。

————————————————————


完结了。

所以说快点取关我。

穿辣椒时候的沙雕脑洞

神创造了植物。

又因为植物不会动创造了动物。

或许世界需要一个霸主。

神这样想着,创造了恐龙。

但是恐龙只会叫喊,践踏他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植物。

况且他已经看了几个世纪,无聊了。

于是他制造了一点小意外。

恐龙灭绝了。

大的东西没意思……那创造小一点的?

于是人类诞生了。

神最开始很嫌弃人类。

因为人类跟他创造出来的猿猴很像。

但是过了几年,人类有了他们所谓的智慧。

他们建起房屋,猎杀动物来获得自己生存的必需品。

神偶尔也会捣乱,发出来两个灾害什么的。

他们哭丧着脸的时候真的很有趣。

后来神有意无意的向他们透露了自己的存在。

于是他们学会供奉。

神看着他们送上来的牛羊不免好笑。

人类,包括牛羊,都是他创造的。

人类用他创造出来的东西供奉他?

但他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放过那些些人类。

后来渐渐的,人来创造出了他从没想过的东西。

他很高兴。

他以为就会有人能听懂植物和动物的话,能理解他创造这些时生物时乐趣和意义。

后来。

人类把它们都吃掉了。



并没有说好的友好交流。




悄咪咪…… @范闲的吸居小号 

日常段子

私设朱一龙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及时看电话

——————————
白宇和朱一龙正好端端的坐在沙发上蜜里调油,突然朱一龙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白宇极度不情愿的起身去拿手机,嘴里还嘟囔着,“这么晚了谁找你啊混蛋……”

朱一龙冷淡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回答了一句,“不知道。”

“说不定是找你吃饭的人呢。”

“怎么可能。”

“那你看是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对。”

“找你工作就等于给你钱,给你钱你就有饭吃,这不是找你吃饭的是干什么的?你说对不对?”

“……好吧你赢了。”

“yeah!给自己鼓掌!”

大梦

对标题撞了我知道但是不会起名就这样吧
题记和标题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人设崩了
短打,四五发应该就能完事
一如既往的沙雕风格
三结局设定
虽然这么说但是都在脑子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忘很懒又不想写所以可能最后只剩下一个结局
废话比正文多
开始
————————————

春荒一场,大梦十年。——题记

白宇醒了。

眼睛还闭着。

坐起来,腿翻下床,脚在地上划拉来划拉去找拖鞋。

没有。

是软绵绵的地毯。

白宇把眼睛撑开一条缝,用他还不甚清醒的脑子思考了一下。

他家没有地毯。

白宇抬手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身上不太对劲。

他平时喜欢冲个澡衣服一脱穿条裤衩就上床睡觉的。

所以毫无疑问身上这条真丝睡袍就肯定不属于他。

何况还是宽袖的。

住遍了大江南北大小酒店的白宇也没见过这种款式的。

下意识去床头摸手机,同样没有。

还是丝绸的触感。

上面好像绣着看起来就很名贵的图案。

白宇晃晃脑袋,彻底把眼睛睁开。

然后迅速闭上,拿“自己”的小被几蒙住自己的头。

「我肯定还没睡醒。」

白宇如此想到。

他,白宇,性别男,芳龄二八,娱乐圈小有名气的演员,在一个非常普通的早上,喜闻乐见的——

穿.越.了.

喜闻乐见个屁。

白宇内心活动如下:

「敲里吗草泥马妈卖批哩来来个腿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省略。」

嗯,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要相信白宇是个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

“龙哥救我嘤嘤嘤quq。”

……

好的,根弯苗红。

白宇瑟瑟发抖(划掉  在小被几里躲了十分钟也没见到有个肚子上有个大口袋的蓝胖子把他送回到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只能不情愿的爬出来面对现实。

非常残酷的现实。

然后有个声音弱弱的道,“公子,我服侍您更衣洗漱吧。”

小澜喵这个形容是贴切而恰当的。

因为在那声音一出来的时候他就像一回头发现自己身后有黄瓜的猫一样。

从床上弹了起来。

老高。

真.吓澜一跳。
真.信仰之跃(划掉

刚开口的侍童吓得昏惹古七。

自己抬手给自己掐了一下人中又醒了。

白宇正襟危坐神情严肃的跟他说了第一句话,

“陈独秀,你给我坐下。”

侍童其实长的挺白净的。

但是一脸黑人问号。

——tbc

死。
渴求哀伤。
神经错乱,疯言疯语。
我还剩下什么。
我是个傻子。
什么都做不好的,傻子。
应该被施以惩戒。
可是我怯懦,又胆小。
无能。
感受疼痛。
心被挖出来,哭泣完全没用。
扯开了,一片一片撕碎了,碾成渣。
然后被扔在地上踩来踩去。
沾了灰。
我脏了。
我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不属于人,也不是鬼。
我早就什么都不是了。
祈求,怜悯。
世人再不会唱挽歌。
在黑暗中寻求微光。
即便那是幻灭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