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大梦——2

四百来字的沙雕小短篇。

简介在合集简介里。

前文也在合集里。

以上。

————————————————————————

白宇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现在自己的状况。

他是京城里有名的公子哥,早已惹了一身风流无数却至今也没见着他上哪家姑娘家里去提亲。

家里是能数一数二的权势大家,这也是为什么鲜少有女子上门讨情债的原因。

侍童支支吾吾,似乎还有话要说。

白宇本就被诸多因素扰的脑壳疼,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便大手一挥不耐烦道:“有话就说,不知道的看你那个表情还以为你内急呢。”

“嗯……公子您之前被一歹徒袭击,卧病修养到今天一共十天了。”

白宇没明白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所以呢?”

“您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失忆了?”

白宇正头疼怎么想个理由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这件事,万万没想到侍童已经帮他找好理由了。

“啊对,就因为这个。”

侍童依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

“我现在能去上茅房了吗……今天好像吃坏肚子了……”

白宇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我说不让你去你还能就在这就地解决咋地?”

 “说不好……我尽量忍住……”

“得得得你可快走吧你。”

“谢公子……”

白宇看着他急急忙忙捂着肚子跑远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既来之则安之。

就当是做梦了呗。

……

那就先睡一觉再说吧。

tbc.

依然悄悄摸摸的圈一下 @范闲的吸居小号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