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齐海除了点梗基本不会自己更新

「齐海」黑白音调番外

小提琴家齐木 钢琴家海藤

手上的皮肉又一次绽裂开来,鲜血染红了整条白纱布。

欸……小心美不知道吗?齐木已经成了一个优秀的小提琴家了哦。

啊……他那个气质确实也很适合当小提琴家呢,冰冷又禁欲,肯定会吸引不少小女生吧。

确实是,不过我听说海藤也会去呢。

这样的话,当年的小团体就齐了呢。

嗯嗯。

海藤也会看这种表演的吗?

不……他是演出者。

演……演出者!?看来我与世隔绝太久了啊。

也是哦,自从高中分别后就没怎么再看见你了。你那几年干嘛去了啊?

这个……一会再说吧。

我也是挺惊讶的,海藤那个明明挺中二还柔弱的人居然跑去弹钢琴了……

钢琴家啊……噗噗,感觉完全不搭的样子。

看看再说啦。小心美,这次回来就不要再走了,陪我好好玩两天吧?

好,听你的。

他从他的眼里看到的,是漫天星河。

那片光华从天空倾泻而下,开出绚烂的花。

美妙的声音洒满了礼堂的每个角落。

每个人都沉醉在这悠扬婉转又稍带颓靡的音乐中。

小提琴和钢琴相辅相成,彼此独立一体又密不可分。

他看着已经全部染红的绷带呆呆的发愣,想起高中的时候自己也是像这样在手上缠上一圈圈红色的布条,努力做出一副很酷的样子。

可惜,那样的时光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那个人也是。鲜红得血液滴在黑白的琴键上,三色交织辉映,奇异又瑰丽。指尖轻触在黑白琴键上,手指是白皙的修长。

风吹过,吹起他的神采飞扬。

太阳照着,闪耀了他的光芒万丈。

两个人全程都是火热而冰凉的。

但谁都没有办法再唤醒自己的理智了。

于是不停的沉沦。

沉沦在彼此中。他蹲下去捡起玻璃碎片,却被不小心划破了手。

“嘶……好痛。”

海藤虽然这么说着,却依旧在任凭着血液流淌。

他舔了舔手指,铁锈味弥漫着整个口腔。

他突然觉得,这样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于是捡起一块较大的玻璃,颤抖着凑近了动脉血管。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划上去,只是在手臂浅浅的划开一条口子。

“好痛。”

但是,疼痛的感觉真好啊。

真好啊。

真好啊。

他不停的割着,直到手臂变得破破烂烂,直到手臂变得鲜血淋漓。

“……哈。”

齐木只是治好了他手上的伤疤,但他心里的伤疤还在。

但是他想,跟齐木在一起,也许都会痊愈的吧。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人们先是久久的沉默,而后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