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大梦

对标题撞了我知道但是不会起名就这样吧
题记和标题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人设崩了
短打,四五发应该就能完事
一如既往的沙雕风格
三结局设定
虽然这么说但是都在脑子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忘很懒又不想写所以可能最后只剩下一个结局
废话比正文多
开始
————————————

春荒一场,大梦十年。——题记

白宇醒了。

眼睛还闭着。

坐起来,腿翻下床,脚在地上划拉来划拉去找拖鞋。

没有。

是软绵绵的地毯。

白宇把眼睛撑开一条缝,用他还不甚清醒的脑子思考了一下。

他家没有地毯。

白宇抬手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身上不太对劲。

他平时喜欢冲个澡衣服一脱穿条裤衩就上床睡觉的。

所以毫无疑问身上这条真丝睡袍就肯定不属于他。

何况还是宽袖的。

住遍了大江南北大小酒店的白宇也没见过这种款式的。

下意识去床头摸手机,同样没有。

还是丝绸的触感。

上面好像绣着看起来就很名贵的图案。

白宇晃晃脑袋,彻底把眼睛睁开。

然后迅速闭上,拿“自己”的小被几蒙住自己的头。

「我肯定还没睡醒。」

白宇如此想到。

他,白宇,性别男,芳龄二八,娱乐圈小有名气的演员,在一个非常普通的早上,喜闻乐见的——

穿.越.了.

喜闻乐见个屁。

白宇内心活动如下:

「敲里吗草泥马妈卖批哩来来个腿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省略。」

嗯,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要相信白宇是个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

“龙哥救我嘤嘤嘤quq。”

……

好的,根弯苗红。

白宇瑟瑟发抖(划掉  在小被几里躲了十分钟也没见到有个肚子上有个大口袋的蓝胖子把他送回到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只能不情愿的爬出来面对现实。

非常残酷的现实。

然后有个声音弱弱的道,“公子,我服侍您更衣洗漱吧。”

小澜喵这个形容是贴切而恰当的。

因为在那声音一出来的时候他就像一回头发现自己身后有黄瓜的猫一样。

从床上弹了起来。

老高。

真.吓澜一跳。
真.信仰之跃(划掉

刚开口的侍童吓得昏惹古七。

自己抬手给自己掐了一下人中又醒了。

白宇正襟危坐神情严肃的跟他说了第一句话,

“陈独秀,你给我坐下。”

侍童其实长的挺白净的。

但是一脸黑人问号。

——tbc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