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天使宇x冯豆子

有沙雕预警。

ooc。

随心情来了。

—————————————————————
当白宇带着光环和洁白的翅膀以绝对的圣洁姿态降临在冯豆子面前时,冯豆子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了震撼。

出于礼貌,他张口问了句,

“你是甚么鸟人?”

正在缓缓降落的白宇差点一个趔趄卡在地上。

“我是天使!”

“哦,天上的粑粑?”

“……我拒绝与你这凡夫俗子做口舌之争。”

“说白了就是吵不过我呗,整啥文绉绉的调调呢。”

“啧。”

不知道怎么就搞在一起了。

第一次。

冯豆子扒了白宇的天使袍子,被闪瞎了眼。

“哦,你不仅是个鸟人。”
“还是个有大鸟的鸟人。”

白宇沉默。
“您是我大哥,真的。”


总之最后还是搞上了。

搞完了。

冯豆子叼了根烟。

白宇手一挥给他灭了。

“干什么干什么!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听过没有!”

白宇盯了他一会,“我就是神仙,活的。”

“……”

“你这辈子也赛不过我。”

“靠!”




冯豆子日常搞事。

白宇白了他一眼。“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什玩意儿?”

“你怎么不上天呢?”

“不是那你看,我这不是上不去没有办法吗。”

白宇抛给他一个魅惑的微笑。
“你飞过吗?”

“?”

冯豆子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他好像突然想起来白宇是个有六个大膀子会飞的鸟人了。

“不别老哥我错了真的。”

“晚了。”






关于六个翅膀

“人家天使就两个膀子就够搁天上扑棱了,你干啥整了六个?”

“六翼天使是天使的最高等级,两个翅膀用来遮脸,两个翅膀用来遮脚,两个翅膀用来飞翔。”

“……你们天使可真可怜。”

“怎么?”

“没有鞋,没有帽子,没有围巾,冷的硬生又长出来四个膀子,还得留两个扑棱。啧啧,这日子过得。”

并不是这样但是似乎无法反驳。

“不是,是因为……”

“那你夏天睡觉不捂得饬啊?”

“可以收起来的啊。”

“收哪去?”

白宇觉得这个问题他不能深入思考。

“我死了之后,你可以解剖我看看。”

“瞅你说的,我是能干出来那样事的人吗!”

白宇有一秒钟感动。

“我顶多把你四个膀子串起来烤烤吃了!”

“嗯,好,对,您开心就好。”

“那我现在能……”

“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还活着呢我死什么心!”

“……”
白宇悲伤又忧郁的掏出了一把五香瓜子磕了起来。
他为什么就是讲歪理讲不过冯豆子呢。
上帝把他派下来不是为了拯救冯豆子而是惩罚他吗。
啊,生活,如此艰难。

冯豆子瞥了他一眼不屑(xuè)的掏了一兜辣条开始吸溜。






再一次搞起来。

“你不觉得你这么做有损你高贵圣洁的形象吗。”

“我要去为了你,即使我被降级到最低级的双翼天使我也愿意。”

话刚说完他四个翅膀“咻”的不见了。

冯豆子捂着肚子在床上笑得打滚,“哈哈哈哈哈哈哈愿望不能乱许的我跟你讲。”

白宇黑着脸要走。

“你上哪去这天寒地冻的你又没鞋没围巾没帽子还得拿你的四个膀子捂着。消停在(gǎi)屋里头待会得了。”

“我要去把六翼修炼回来。”

“那你走了啥时候回来?”

“翅膀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回来。”

神又给他长回来了六个翅膀。

“膀子回来了,还搞吗?”

白宇性致全无。
“今天要不就这么地吧?”

翅膀又没了。

冯豆子打了个冷颤。

那他们上次搞的时候岂不是也被看得一清二楚……?

白宇回头,冲着窗外的没人地方喊,“你能别老拿我翅膀威胁我不!”

“你终于被带出口音了吗恭喜恭喜。”

“你(nǎn)闭嘴(zěi)!”

窗外的雪花扭成了S型。

并且给他长出了八个翅膀。

白宇摸摸自己的翅膀心满意足的回来坐着了。

冯豆子问他,“那你那多出来的那一对膀子,用来干嘛?”

“不知道……上厕所没带纸擦屁股用的?”

冯豆子又开始摸烟。
“……狗子,你变了,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小可爱了。”

白宇冷笑一声,“我腰还是当初那个小可爱的腰,你想试试吗?”

冯豆子拿烟的手抖的跟个帕金森患者似的。

“不……不了吧……你看今天天有异象不适合搞事情。”

S型雪花变成了I型。

笔直的跟白宇最开始那样式儿的。

“今天下雪天气不好……”

雪干脆停了。

“这天黑压压的……”

天立马放晴。
“啥也别说了,这就是上天的旨意。”
“得了,搞吧。”

冯豆子掐了烟生无可恋的像一条咸鱼一样平躺在床上。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呢,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就怜惜我吗。”

“可以的。”

“嗯?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等——!”






关于冯豆子的长相。

“美貌是你的原罪。”

“不,我长的其实挺普通的。”

“咦你今天怎么这么有自知之……”

“普通好看罢辽。”

“嗯是对好。(´-ι_-`)”

————————————————————
fin.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几百个字的沙雕段子写了一个小时。
我对不起你。 @范闲的吸居小号
嘤。

大梦——2

四百来字的沙雕小短篇。

简介在合集简介里。

前文也在合集里。

以上。

————————————————————————

白宇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现在自己的状况。

他是京城里有名的公子哥,早已惹了一身风流无数却至今也没见着他上哪家姑娘家里去提亲。

家里是能数一数二的权势大家,这也是为什么鲜少有女子上门讨情债的原因。

侍童支支吾吾,似乎还有话要说。

白宇本就被诸多因素扰的脑壳疼,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便大手一挥不耐烦道:“有话就说,不知道的看你那个表情还以为你内急呢。”

“嗯……公子您之前被一歹徒袭击,卧病修养到今天一共十天了。”

白宇没明白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所以呢?”

“您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失忆了?”

白宇正头疼怎么想个理由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这件事,万万没想到侍童已经帮他找好理由了。

“啊对,就因为这个。”

侍童依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

“我现在能去上茅房了吗……今天好像吃坏肚子了……”

白宇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我说不让你去你还能就在这就地解决咋地?”

 “说不好……我尽量忍住……”

“得得得你可快走吧你。”

“谢公子……”

白宇看着他急急忙忙捂着肚子跑远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既来之则安之。

就当是做梦了呗。

……

那就先睡一觉再说吧。

tbc.

依然悄悄摸摸的圈一下 @范闲的吸居小号 

日常段子

私设朱一龙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及时看电话

——————————
白宇和朱一龙正好端端的坐在沙发上蜜里调油,突然朱一龙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白宇极度不情愿的起身去拿手机,嘴里还嘟囔着,“这么晚了谁找你啊混蛋……”

朱一龙冷淡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回答了一句,“不知道。”

“说不定是找你吃饭的人呢。”

“怎么可能。”

“那你看是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对。”

“找你工作就等于给你钱,给你钱你就有饭吃,这不是找你吃饭的是干什么的?你说对不对?”

“……好吧你赢了。”

“yeah!给自己鼓掌!”

为了沙雕而沙雕

根据某些文里写的白宇叫朱一龙哥哥时千回百转想出的脑洞

人物崩的超级厉害

正文没有我废话得多



————————————————————————


一句哥哥,硬生生被他转了七八个弯,娇媚婉转之意尽在其中。

朱一龙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你是唱戏的吗你。”

“啊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