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天使宇x冯豆子

有沙雕预警。

ooc。

随心情来了。

—————————————————————
当白宇带着光环和洁白的翅膀以绝对的圣洁姿态降临在冯豆子面前时,冯豆子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了震撼。

出于礼貌,他张口问了句,

“你是甚么鸟人?”

正在缓缓降落的白宇差点一个趔趄卡在地上。

“我是天使!”

“哦,天上的粑粑?”

“……我拒绝与你这凡夫俗子做口舌之争。”

“说白了就是吵不过我呗,整啥文绉绉的调调呢。”

“啧。”

不知道怎么就搞在一起了。

第一次。

冯豆子扒了白宇的天使袍子,被闪瞎了眼。

“哦,你不仅是个鸟人。”
“还是个有大鸟的鸟人。”

白宇沉默。
“您是我大哥,真的。”


总之最后还是搞上了。

搞完了。

冯豆子叼了根烟。

白宇手一挥给他灭了。

“干什么干什么!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听过没有!”

白宇盯了他一会,“我就是神仙,活的。”

“……”

“你这辈子也赛不过我。”

“靠!”




冯豆子日常搞事。

白宇白了他一眼。“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什玩意儿?”

“你怎么不上天呢?”

“不是那你看,我这不是上不去没有办法吗。”

白宇抛给他一个魅惑的微笑。
“你飞过吗?”

“?”

冯豆子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他好像突然想起来白宇是个有六个大膀子会飞的鸟人了。

“不别老哥我错了真的。”

“晚了。”






关于六个翅膀

“人家天使就两个膀子就够搁天上扑棱了,你干啥整了六个?”

“六翼天使是天使的最高等级,两个翅膀用来遮脸,两个翅膀用来遮脚,两个翅膀用来飞翔。”

“……你们天使可真可怜。”

“怎么?”

“没有鞋,没有帽子,没有围巾,冷的硬生又长出来四个膀子,还得留两个扑棱。啧啧,这日子过得。”

并不是这样但是似乎无法反驳。

“不是,是因为……”

“那你夏天睡觉不捂得饬啊?”

“可以收起来的啊。”

“收哪去?”

白宇觉得这个问题他不能深入思考。

“我死了之后,你可以解剖我看看。”

“瞅你说的,我是能干出来那样事的人吗!”

白宇有一秒钟感动。

“我顶多把你四个膀子串起来烤烤吃了!”

“嗯,好,对,您开心就好。”

“那我现在能……”

“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还活着呢我死什么心!”

“……”
白宇悲伤又忧郁的掏出了一把五香瓜子磕了起来。
他为什么就是讲歪理讲不过冯豆子呢。
上帝把他派下来不是为了拯救冯豆子而是惩罚他吗。
啊,生活,如此艰难。

冯豆子瞥了他一眼不屑(xuè)的掏了一兜辣条开始吸溜。






再一次搞起来。

“你不觉得你这么做有损你高贵圣洁的形象吗。”

“我要去为了你,即使我被降级到最低级的双翼天使我也愿意。”

话刚说完他四个翅膀“咻”的不见了。

冯豆子捂着肚子在床上笑得打滚,“哈哈哈哈哈哈哈愿望不能乱许的我跟你讲。”

白宇黑着脸要走。

“你上哪去这天寒地冻的你又没鞋没围巾没帽子还得拿你的四个膀子捂着。消停在(gǎi)屋里头待会得了。”

“我要去把六翼修炼回来。”

“那你走了啥时候回来?”

“翅膀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回来。”

神又给他长回来了六个翅膀。

“膀子回来了,还搞吗?”

白宇性致全无。
“今天要不就这么地吧?”

翅膀又没了。

冯豆子打了个冷颤。

那他们上次搞的时候岂不是也被看得一清二楚……?

白宇回头,冲着窗外的没人地方喊,“你能别老拿我翅膀威胁我不!”

“你终于被带出口音了吗恭喜恭喜。”

“你(nǎn)闭嘴(zěi)!”

窗外的雪花扭成了S型。

并且给他长出了八个翅膀。

白宇摸摸自己的翅膀心满意足的回来坐着了。

冯豆子问他,“那你那多出来的那一对膀子,用来干嘛?”

“不知道……上厕所没带纸擦屁股用的?”

冯豆子又开始摸烟。
“……狗子,你变了,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小可爱了。”

白宇冷笑一声,“我腰还是当初那个小可爱的腰,你想试试吗?”

冯豆子拿烟的手抖的跟个帕金森患者似的。

“不……不了吧……你看今天天有异象不适合搞事情。”

S型雪花变成了I型。

笔直的跟白宇最开始那样式儿的。

“今天下雪天气不好……”

雪干脆停了。

“这天黑压压的……”

天立马放晴。
“啥也别说了,这就是上天的旨意。”
“得了,搞吧。”

冯豆子掐了烟生无可恋的像一条咸鱼一样平躺在床上。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呢,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就怜惜我吗。”

“可以的。”

“嗯?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等——!”






关于冯豆子的长相。

“美貌是你的原罪。”

“不,我长的其实挺普通的。”

“咦你今天怎么这么有自知之……”

“普通好看罢辽。”

“嗯是对好。(´-ι_-`)”

————————————————————
fin.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几百个字的沙雕段子写了一个小时。
我对不起你。 @范闲的吸居小号
嘤。

大梦——3

见前文。

大概还有个三四章完结。

我不短!

弃坑可能极大。

以上。

哦对了还有点ooc。

————————————————————————————————

再更一章。

3

白宇刚躺下又被小跑回来的侍童拉起来了。

“你想咋地?”

侍童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白宇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

“我是说,君何故为之?”

“嗯……到了该用早膳的时间了。您不饿吗?”

白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自己最近这一段时间刻苦训练出来的四块腹肌没掉十分满意。

“可以,那就去吃。”

“我先服侍您更衣……”

白宇看着排了一排衣架子的衣服随手指了一件,“就穿这个吧。”

“不是……这些……是一套衣服啊。”

“……”

白宇极其罕见的沉默了。

不过这珍贵的瞬间只有短暂的一秒。

“那您……”

“我穿睡袍出去!”

“可是外面还有侍女……”

“非礼勿视!”

于是白宇雄赳赳气昂昂的迈出了他崭新人生的第一步!

然后又把jio缩回来了。

“你要不还是给我披一件吧,外面好像有点冷。”

侍童看着自家的智障公子哦了一声。

 

 

——————————tbc————————————————

可能不是一点ooc。

大梦——2

四百来字的沙雕小短篇。

简介在合集简介里。

前文也在合集里。

以上。

————————————————————————

白宇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现在自己的状况。

他是京城里有名的公子哥,早已惹了一身风流无数却至今也没见着他上哪家姑娘家里去提亲。

家里是能数一数二的权势大家,这也是为什么鲜少有女子上门讨情债的原因。

侍童支支吾吾,似乎还有话要说。

白宇本就被诸多因素扰的脑壳疼,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便大手一挥不耐烦道:“有话就说,不知道的看你那个表情还以为你内急呢。”

“嗯……公子您之前被一歹徒袭击,卧病修养到今天一共十天了。”

白宇没明白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所以呢?”

“您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失忆了?”

白宇正头疼怎么想个理由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这件事,万万没想到侍童已经帮他找好理由了。

“啊对,就因为这个。”

侍童依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

“我现在能去上茅房了吗……今天好像吃坏肚子了……”

白宇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我说不让你去你还能就在这就地解决咋地?”

 “说不好……我尽量忍住……”

“得得得你可快走吧你。”

“谢公子……”

白宇看着他急急忙忙捂着肚子跑远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既来之则安之。

就当是做梦了呗。

……

那就先睡一觉再说吧。

tbc.

依然悄悄摸摸的圈一下 @范闲的吸居小号 

日常段子

私设朱一龙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及时看电话

——————————
白宇和朱一龙正好端端的坐在沙发上蜜里调油,突然朱一龙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白宇极度不情愿的起身去拿手机,嘴里还嘟囔着,“这么晚了谁找你啊混蛋……”

朱一龙冷淡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回答了一句,“不知道。”

“说不定是找你吃饭的人呢。”

“怎么可能。”

“那你看是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对。”

“找你工作就等于给你钱,给你钱你就有饭吃,这不是找你吃饭的是干什么的?你说对不对?”

“……好吧你赢了。”

“yeah!给自己鼓掌!”

大梦

对标题撞了我知道但是不会起名就这样吧
题记和标题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人设崩了
短打,四五发应该就能完事
一如既往的沙雕风格
三结局设定
虽然这么说但是都在脑子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忘很懒又不想写所以可能最后只剩下一个结局
废话比正文多
开始
————————————

春荒一场,大梦十年。——题记

白宇醒了。

眼睛还闭着。

坐起来,腿翻下床,脚在地上划拉来划拉去找拖鞋。

没有。

是软绵绵的地毯。

白宇把眼睛撑开一条缝,用他还不甚清醒的脑子思考了一下。

他家没有地毯。

白宇抬手揉揉眼睛,才发现自己身上不太对劲。

他平时喜欢冲个澡衣服一脱穿条裤衩就上床睡觉的。

所以毫无疑问身上这条真丝睡袍就肯定不属于他。

何况还是宽袖的。

住遍了大江南北大小酒店的白宇也没见过这种款式的。

下意识去床头摸手机,同样没有。

还是丝绸的触感。

上面好像绣着看起来就很名贵的图案。

白宇晃晃脑袋,彻底把眼睛睁开。

然后迅速闭上,拿“自己”的小被几蒙住自己的头。

「我肯定还没睡醒。」

白宇如此想到。

他,白宇,性别男,芳龄二八,娱乐圈小有名气的演员,在一个非常普通的早上,喜闻乐见的——

穿.越.了.

喜闻乐见个屁。

白宇内心活动如下:

「敲里吗草泥马妈卖批哩来来个腿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脏话省略。」

嗯,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要相信白宇是个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

“龙哥救我嘤嘤嘤quq。”

……

好的,根弯苗红。

白宇瑟瑟发抖(划掉  在小被几里躲了十分钟也没见到有个肚子上有个大口袋的蓝胖子把他送回到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只能不情愿的爬出来面对现实。

非常残酷的现实。

然后有个声音弱弱的道,“公子,我服侍您更衣洗漱吧。”

小澜喵这个形容是贴切而恰当的。

因为在那声音一出来的时候他就像一回头发现自己身后有黄瓜的猫一样。

从床上弹了起来。

老高。

真.吓澜一跳。
真.信仰之跃(划掉

刚开口的侍童吓得昏惹古七。

自己抬手给自己掐了一下人中又醒了。

白宇正襟危坐神情严肃的跟他说了第一句话,

“陈独秀,你给我坐下。”

侍童其实长的挺白净的。

但是一脸黑人问号。

——tbc

又一个沙雕段子——au衍生

我发现我没别的能耐只能写些沙雕段子

私设朱一龙没有父母,小时候是被师傅收养的。
是召唤师,能召唤出各种各样的魔兽。

白宇是魔法家族的继子——唯一的儿子。
母亲早逝父亲还好但是是不是会有小病。
虽然平时只会给女孩子放粉色的爱心烟花但是关键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

对!这是一个魔法师白X召唤师龙(?的故事!
说不定会有正文(超小声bb
——————————————

双方家长会面了。
在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之后。

……
本来以为两个人会像婆家人和娘家人怼来怼去,没想到两位都很冷静。
嗯或许有两个人都是成熟的男人的原因。

但是他们发誓,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其乐融融的景象。
何况他们还要在旁边站着旁听。

当两个人听到双方父亲开始讨论他们小时候的事,两个人都很方张。

“哈哈,其实朱一龙这小子是我捡来的,当时我进深山修行,在离村落很近的一个山洞捡到了他。”

“能捡到一个这么天赋异禀的召唤师,你可真是有福气啊!”

“哪里,主要还是他刻苦练习。最开始我测试他,让他到树林里召唤出一只魔兽来,我以为他能召唤出山精或者木妖,结果你猜他召唤出了什么?”

朱一龙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师傅!”

“哈哈哈……哈……他召唤出了一只毛猴……哈哈哈哈哈……”

白宇没憋住噗呲笑出了声。

“然后他就以强♂人♂锁♂男的姿势抱在毛猴身上挂了二十分钟,在丛林里晃来晃去才驯服了它……哈哈哈哈哈……”

白宇忍不住插嘴,“毕竟是野人,难以驯服是正常的情况。”

朱一龙剜了他一眼,意思是再笑今天晚上你就等着睡沙发吧你。

白宇收了声,笑容却收不回去。
肩膀还一直在抖。

白宇他爸也开口了。

“我们家这小子也是,有一次我们帮人布置宴会,我叫他变一篮子装饰用的果篮,结果这小子……”

白宇的笑容逐渐变成了尴尬的笑容,“不是,这个,爸,这个就不用说了吧。”

“不行,我非常好奇你到底干了什么。”

朱一龙伸出了正义的小手阻拦白宇试图掩盖自己黑历史的动作。

“他……变出了一篮子芒果,还很风骚的每个上面都贴了一片玫瑰花瓣!”

朱一龙这次笑出了声。

“这不是随您吗……”白宇小声bb着,全然不顾生命危险。

白爸爸眼睛一瞪,“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今天晚上跟我回家,家法伺候!”

白宇立马苦了一张脸,“别呀,我还想跟我龙哥多待几天呢。”

“我白家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个不知羞耻的玩意儿!哪有结婚之前就跑到对方家里过夜的习俗!”

“又不是没过过夜……”

“你还顶嘴!”

后来白爸爸客客气气的跟朱一龙的师傅告了别,在门口的时候朱一龙叫住了他们。

白宇以为他要帮着自己求情,脸上开满了褶子花。

朱一龙一脸温柔的嘱咐白爸爸,“叔叔,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能使多大劲使多大劲,您放心打,我不心疼。”

“那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白宇脸上的褶子花谢了。

“不是,等……龙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朱一龙微笑着对他挥了挥手,一字一句的说,“最好把他打的三天都下不来床。”

那一天,白宇终于回想起了自己把他生生做到在床上躺了三天他幽怨的眼神。

白宇是被提溜着耳朵出的朱一龙家门。

————————————————
还有一小点

“龙哥,你把毛猴变一个我看看呗。”

“不行。”

“求求你……求求你好哥哥……就让我看一眼……我保证不笑……”

朱一龙被他磨的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他,“那你绝对不许笑。”

“好,我发誓。”

事实证明白宇的誓言一文不值。

地上的魔法阵消失,白烟散去之后,白宇在他第一眼看到毛猴的时候就没良心没节操的笑趴在了地上。

等他终于笑够了,他擦擦眼泪,补充了一句,“龙哥这个毛猴怎么那么像你哈哈哈哈哈哈。”

朱一龙气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哪里像我!”

“不是,你看啊,”白宇在他眼前做了一个视觉屏障,往上面一层一层加东西。“先把他变白,头发染黑,扎一个小揪揪……”

“我不扎小啾啾!”

“但是他头发长啊,然后换一套你的衣服……”

两个人看着几分钟前还是毛猴的生物沉默了。

“龙哥,你真的没有一个叫毛猴的亲戚吗?”

本来应该底气很足的回答他的朱一龙现在底气也不是那么足了,“应该……没有吧……?”

毕竟这个“毛猴”经过他们的打扮,除了瘦一点跟朱一龙长的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所以结论就是……龙哥是毛猴……!”

“你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那你自己看他,我们用事实说话~”

“那你也把你的芒果变一个我看看。”

“简单~”白宇得瑟的变了一篮子芒果出来,但是这次上面没有玫瑰花瓣了。

朱一龙拿起一个芒果仔细的看了看。

白宇还沉浸在自己的胜利里,“你看,你能看出什么名堂?哼~”

“我发现,这个芒果特别像你的脸。”

“个例而已,不足为惧。”

朱一龙又拿起了一个芒果。

“这个也跟你很像。”

“你不会是没招了才这么说的吧?”

“不是,你自己想一个办法拍一下你的侧脸。”

“我为什么要打自己!”

“不是那个拍……”

“嗯?哦哦……”

眼看着朱一龙用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他,白宇为了掩饰尴尬立马拍了一张自己认为完美的侧脸。

嗯……白宇的……直男视角……你们都懂得。

这就导致朱一龙在把芒果和白宇的脸对比的时候的完美重合。

两个人再次沉默了。

“我竟然没看出你是一个……芒果精……”

“你能不能少说点话……毛猴怪……”

“芒果精!”

“毛猴怪!”

两个喝茶的老年人听到他们的吵架严重怀疑是不是应该把他们送到幼儿园住两天。

或许那里更适合他们。

两个老人放下了茶,通过眼神达成了一致。

为了沙雕而沙雕

根据某些文里写的白宇叫朱一龙哥哥时千回百转想出的脑洞

人物崩的超级厉害

正文没有我废话得多



————————————————————————


一句哥哥,硬生生被他转了七八个弯,娇媚婉转之意尽在其中。

朱一龙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你是唱戏的吗你。”

“啊疼。”

「宇龙」段子——吻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鬼东西
私设有:朱老师因为要拍古装戏所以干脆留了长发
能接受的你也慎入一下
进了这个tag的应该都是能吃rps的吧我是不是就不用强调了

——————分割线——————
唔?你头发长长了不少嘛,这样看来,确实是有几分那人物的风范了嘛。

白宇笑嘻嘻的调笑着,伸手去摸起那乌黑柔软的发丝来。

莫要打趣我。

朱一龙抬眼看他,话里虽有几分严肃的意味,面上眼底却皆是清清浅浅的笑意。
白宇并不理会他的嗔语,径自把玩起一缕青丝,掬到面前细嗅几下。

真好闻。

是清冽的檀香。
朱一龙薄唇微抿,白皙的脸上晕染了几分绯色,他不轻不重的打掉白宇的手,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白宇。

我在。

白宇听着面前自己心尖尖上的人叫自己的名字,只觉得他现在要化成了一摊水。
他向前凑近一步,意欲明显。
朱一龙闭上眼睛,沉默应允。
白宇看他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心中不免情动。
于是他捧起朱一龙的脸,也闭上眼睛,在他心心念念的那张唇上烙下一个吻。
他们交换着呼吸。
他们交换着体温。
他们交换着爱意。
没有谁再更进一步,只是保持着这种轻微的接触。
良久,朱一龙首先退开。
白宇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跌进了一汪清澈的湖水。
而他决定再也不要出来。

白宇把头搁在朱一龙的颈窝里,双手紧紧的搂着他。

你就一直留长发怎么样?

这个……恐怕不行。

朱一龙听见那人有点遗憾的叹气,抬手揉了揉白宇的头发。

不过,你要是喜欢。
我可以剪一绺下来送给你。

如此甚好。

白宇闷闷的笑了,像是偷吃到糖果的小孩子。

如此甚好。

听见熊孩纸玩的游戏激情脑洞出来的段子

小学生文笔加OOC
谨慎阅读!

最近某家公司出了某个app。
操作模式就像那个会说话的汤姆猫一样,只要你说
话,里面的人就会重复你说过的话。
不过人物换成了各大明星而已。
很巧的是,里面包括白宇。
朱一龙被人推荐了这个应用。
于是他对着剧组里的人员笑着指着白宇说他好蠢。
收工后回到宾馆。
他打开那个应用执着地近乎倔强的一遍一遍的重复一句话。
“我爱你。”
朱一龙觉得自己滑稽又可笑。
白色的床单被濡湿一片。

——————我求求你们有没有哪个好心人教教我怎么加粗加黑字体加划线调字号调间隔!!!!!!!!!!ball ball you!pl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