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雨_东露微暇

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但仍要微笑不是吗
宇龙 齐海都写 齐海除了点梗基本不会自己更新

「沙雕对话体」关于丘比特在现代的用具

(抬头)

“啊。”

“啊。”

“丘……丘比特?!!!”

“嗯?你能看见我?”

“不这个不是重点……丘比特……不是应该用剑的吗?!”

“时代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啊。弓箭效率低又成本高还浪费资源,枪炮才是最好的选择啊。”

“不是……98k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这有什么?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还用过加特林呢。”

[人类有这样的爱情之神真的没问题吗……]

“那你知道月老用的是什么吗?”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上次见他好像用的是红绳诶。”

“那你问一问?”

“麻烦。”

“二十支冰激凌。”

“成交。”

「拨打电话后」

“怎么样?”

“你们东方……现在都这么重口味的了吗?”

“???”

“他说……用的是铁链……”

“?!这么刺激?!”

“还是绑在脖子上的……”

“西方不应该更加开放吗你怎么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我顶多把人打成筛子……你们直接在大街上玩SM……雾草想想就很刺激……”

“?!你怎么这么龌龊!”


「齐海」黑白音调番外

小提琴家齐木 钢琴家海藤

手上的皮肉又一次绽裂开来,鲜血染红了整条白纱布。

欸……小心美不知道吗?齐木已经成了一个优秀的小提琴家了哦。

啊……他那个气质确实也很适合当小提琴家呢,冰冷又禁欲,肯定会吸引不少小女生吧。

确实是,不过我听说海藤也会去呢。

这样的话,当年的小团体就齐了呢。

嗯嗯。

海藤也会看这种表演的吗?

不……他是演出者。

演……演出者!?看来我与世隔绝太久了啊。

也是哦,自从高中分别后就没怎么再看见你了。你那几年干嘛去了啊?

这个……一会再说吧。

我也是挺惊讶的,海藤那个明明挺中二还柔弱的人居然跑去弹钢琴了……

钢琴家啊……噗噗,感觉完全不搭的样子。

看看再说啦。小心美,这次回来就不要再走了,陪我好好玩两天吧?

好,听你的。

他从他的眼里看到的,是漫天星河。

那片光华从天空倾泻而下,开出绚烂的花。

美妙的声音洒满了礼堂的每个角落。

每个人都沉醉在这悠扬婉转又稍带颓靡的音乐中。

小提琴和钢琴相辅相成,彼此独立一体又密不可分。

他看着已经全部染红的绷带呆呆的发愣,想起高中的时候自己也是像这样在手上缠上一圈圈红色的布条,努力做出一副很酷的样子。

可惜,那样的时光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那个人也是。鲜红得血液滴在黑白的琴键上,三色交织辉映,奇异又瑰丽。指尖轻触在黑白琴键上,手指是白皙的修长。

风吹过,吹起他的神采飞扬。

太阳照着,闪耀了他的光芒万丈。

两个人全程都是火热而冰凉的。

但谁都没有办法再唤醒自己的理智了。

于是不停的沉沦。

沉沦在彼此中。他蹲下去捡起玻璃碎片,却被不小心划破了手。

“嘶……好痛。”

海藤虽然这么说着,却依旧在任凭着血液流淌。

他舔了舔手指,铁锈味弥漫着整个口腔。

他突然觉得,这样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于是捡起一块较大的玻璃,颤抖着凑近了动脉血管。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划上去,只是在手臂浅浅的划开一条口子。

“好痛。”

但是,疼痛的感觉真好啊。

真好啊。

真好啊。

他不停的割着,直到手臂变得破破烂烂,直到手臂变得鲜血淋漓。

“……哈。”

齐木只是治好了他手上的伤疤,但他心里的伤疤还在。

但是他想,跟齐木在一起,也许都会痊愈的吧。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人们先是久久的沉默,而后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齐海」黑白音调

是大纲。

并且不会写出来。

没有真香。

是因为有人把我的齐海全喜欢了一遍所以决定放出来点东西。

请你们取关我。

配乐:Tango para Mi Prade y Marialuna

海藤高中毕业的时候向齐木表白了,但是被拒绝了,原因是齐木认为将要毕业了自己不应该打扰他的生活,况且他也没有想好自己对海藤是什么一种感情。

心灰意冷的海藤选择了很远的地方念大学,在大学听说齐木学习小提琴的时候也想学,但后来意识到自己是永远不可能追上齐木的于是选择了放弃。

此后较长一段时间意志消沉陷入自我厌恶中。

偶然间听到钢琴曲和小提琴的结合于是下定决心学钢琴曲。

大四时在回家的路上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地上正好有玻璃碴于是胳膊废了。

从此不能弹钢琴。

去医院治疗后努力做复健但仍达不到以前的水平。

内心极度分裂。

毕业后原来的小团体再聚,齐木帮他治好了手,但海藤并不知情。

多次应聘后无果以去酒吧弹钢琴为生。

仍然不放弃的投了几十分简历后被一家小公司录取。

从此开始了兼职生活。

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突然就想跑去找齐木。

两个人喝了酒,顺理成章的做了事。

海藤惊讶且羞愧但是答应了在一起。

成天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

期间外地的朋友们全部回来了,除了照桥,于是大家有空就聚一聚。

海藤的二十三岁生日是大家一起庆祝的。

然后又喝多了。

奶油play。

开始参与一些大型的音乐会,好评不断。

海藤辞去了小公司的工作,和齐木一起努力练习为个人音乐会做准备。

分支1

海藤生病了,于是齐木一天一天的回溯他。

最后举办了迷幻盛宴纪念他。两个人在台上直接接吻。

后来齐木再也没有开过演唱会。

他自己折磨自己一般的走过了海藤走过的所有地方,看过了海藤看过的所有电影,吃过了海藤吃过的所有食物。

浑浑噩噩的活了四年以后永远沉睡。

分支2

迷幻盛宴举办的很成功。

两个人直接到国外结婚了。

海藤白西装齐木黑西装。

就……很幸福快乐。

完结。

不知道为什么想写反正就是写了
不服你来打我呀啦啦啦啦
没有剧情没有剧情没有剧情说三遍记得看见
——正文——
“齐木你看这个好有趣啊哈哈哈哈。”海藤笑着,
并指着屏幕上的搞笑视频。

“……我说你。”

“怎么了?”

“能不能把手上的绷带拆掉?”

“欸……可是这个是为了防止我的力量泄露危害
到……”

“既然这样,那么我来教你新的封印方法吧?”

“新的……方法?”

“瞬会相信我的吧?”

“嗯……嗯。不过要怎么做?”

“很简单,只要把封印换个地方就可以了。”

“那要换在哪里呢?”

“这里。”

齐木从他的手上一圈一圈的解开绷带,低头认真的
样子让海藤有点脸红。

『啊啊,已经和齐木君交往这么久了还是会很害羞呢。』

『明明想要更加接近的。』

“能和瞬这么近,我真的很开心。”

『诶诶诶诶这个人有心灵感应的吗!』

「然而真的有。」

“那么开始吧。”

“好……欸?是不是搞错了你怎么缠在了我的眼睛上——”

“没有哦。”

红色的绷带松松垮垮的搭在眼睛上。

看着就是又危险又迷人。

“我以后这样要怎么上学啊……”

“不会让其他人看到你这个样子的。”

“嗯……”

海藤内心有点小小的不安。

“可是这样我就看不见你了……现在能把封印解除了吗……”

“还不行哦,稍稍忍耐一下吧,瞬?”

“嗯……”

海藤感受到了温热的气息拍打在耳边,身体微微有点僵硬。

未知让他感到恐惧。

他的声音有点甚至发抖。

“齐木?”

没有人应答。

他想解开眼前的遮蔽,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

他太害怕了。

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抖了起来。

“齐……木……?”

“我在。”

被圈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鼻间萦绕着的都是熟悉且令人心安的味道。

紧绷的神经放了松,海藤竟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齐木这才注意到海藤的状态很不对劲。

连冷汗都被吓出来了。

“你没事……”

“齐木……”

“我在。”

“求你……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我不会的。”

“真的?”

“真的。我保证下次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拉勾。”

“拉勾。”

——FIN——

齐木:蒙眼play计划失败,不开心。

我:下次会有的真的会有的。

对不起我真的是想写车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这样「可能是害怕老福特吞吧」

我真的会开车的……也许。

我要写会作业冷静下。

嗯想到作业就冷静了许多呢还是不要写了吧。

ok完美的我上床睡觉了。

作业?什么东西,不晓嘞不晓嘞。

我本来决定写后续的但是想想我的坑何其多于是愉快的烂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真的不会有后续。

以上。

晚安,小可爱们千万不要像我一样熬夜。

会掉头发的。

啊,真是太可怕了。

废话了好多……反正也没有人看。

说好的没有剧情然而还是写了。

现在怀疑被我同桌整成傲娇了。

老子我明明是女王啊!

攻!!!

这个排版……好诡异哦……
从石墨复制出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了,而且还不能全篇复制真是糟糕透了。
……
……
……
……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

一个段子

我真的可是说是非常不称职了「捂脸哭泣」
被人叫了太太还不更文的小白大概只有我这么一个了😂
重看了一下第一季之后发现万圣节真是个好东西啊哈哈哈哈哈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脑洞
——分割线——
齐木本来只是想吓吓他的,结果没想到他会怕成这样。
「是谁说要举办万圣节聚会的啊……」
海藤还在疯狂的撒着糖边不停的啊啊大叫,齐木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直接把海藤拽到屋子里去并捂上了他的嘴。
灰吕和燃堂回过头,看见了撒的一地的糖果。
“诶,万圣节原来是要给糖的啊。”
“啊,小鬼们果然走了。”
“话说刚刚好像听到小矮子叫了?”
“嗯?我并没有听见啊,燃堂你是不是听错了啊?”
“嗷,可能吧。啊,又有小鬼头来了。”
“谁是小鬼头啊屁股下巴。”
“臭小鬼你说什么呢嗷!把糖还回来!”
屋内
『给错糖了吧?』
“欸……欸?齐木?怎么是你?刚才的那个妖怪呢?”
『是我啊。』
“欸……欸!!!!”
『所以我的糖呢?』
“啊,刚才全都撒出去了。我再去捡回……”
『不用了。』
“可是那我给什么?”
『这个就好。』
“嗯?什么……唔唔唔!!”
『果然很甜。』
——FIN——
贼心不死再更一点
于是糖到手了,那么回家吧。
“啊……齐木要走了吗?”
『是的。』
“真可惜啊……晚宴有咖啡布丁呢,看来只好给燃堂和灰吕了。”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动摇吗?!』
“还有巧克力巴菲草莓牛奶抹茶蛋糕呢。”
『……虽然说里面好像混杂了两个似乎是给别的动漫里的人物但是我选择留下来。』
“那真是太棒啦!”

肝透支_(:τ」∠)_
不知道说好的黑化什么时候能更。
不要打我拜托了因为最近真的很忙
_(:::з」∠)_嘤嘤嘤

妄想症少女的日常(齐我向)

这是看完齐灾某一集后的感想,因为觉得场面实在太尴尬了于是就让我来化解尴尬吧!
顺便求问怎么加黑字体加横线当个传送门什么的求求大佬教教我。

背景:普通君认为齐木站在校门口喝桃子茶看jump听歌有点奇怪于是走开了之后发生的妄想。
“我”也拥有超能力,是复制修改粘贴和能穿越到任何地方包括平行宇宙。
建议代入自己观看效果更佳。
可能会有后续。
非常非常小的可能。

——分割线——
「算了,还是回家打游戏吧。」
齐木听见普通君的心声愣在了那里,因为一心只想着跟普通君交朋友要投其所好的事情却完全忘记了普通人是不会在校门口做这些事的。
躲在暗处的我叹了一口气,果然要我上场了吗。
“齐木——抱歉让你久等了啊。”我装作跑的气喘吁吁的样子,跟齐木打着招呼。
齐木看见是我,啪的合上手里的jump,皱了皱眉。
“太慢了。”
“诶嘿嘿嘿,被老师留了一会嘛。”
“回家吧,妈妈肯定要着急的。”
“是是。”
我答应着,同时和齐木一起感应到了还没有走远的普通君的心声。
「欸……齐木原来是在等人吗……那个好像是他妹妹的样子。」
「看来齐木是真的很喜欢我也喜欢的那些东西啊,明天去交个朋友好了,我的游戏齐木也一定会喜欢的。」
和齐木走了一段路之后直到再也看不见普通君为止,我放开了他的手。
“这样就行了,明天他也许会来找你,然后事情就会按照你所想的那样发现了。”
“谢谢。不过你到底为什么要帮我?”
“嗯……因为爱情。”
“……我知道你也是个超能力者,而且能力也远在我之上。”
“……对。”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吸引你的地方。”
“很多啊。”
“……”
“好吧。我的确是有别的目的,但我爱你这也是真真切切的。”
“……那么你的目的?”
“到时你自然会知道。你只要记住,我是你永远的帮手就好了。”
“……我知道了。”
“再见,祝你用餐愉快。”
我说完这句话,便瞬移走了。
我的内心:啊啊啊啊啊啊啊跟齐木说上话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先打个TBC——

还是先做个预警吧,这个文后期可能会有齐海。
故事情节并不关联所以我就随便瞎写了(;一_一)
今天我的中二之心也是满满的。
依旧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些什么鬼东西。
我对不起大家。[鞠躬🙇]